第八章 家庭矛盾
作者:季武長(cháng)空      更新:2024-06-15 21:41      字數:2020
    很快,皋城日報采訪(fǎng)天源燃氣公司的事件就被以新聞的方式播報出來(lái),正是因為李中成的一番解釋后,皋城日報非?陀^(guān)的評價(jià)了這一個(gè)事件,并沒(méi)有完全性的批判天源燃氣公司,并且將事件發(fā)生的前因后果全部講述的明明白白,這讓皋城的很多用戶(hù)了解了這氣壓不穩定背后的故事。

    而工程部徐毅這邊,經(jīng)過(guò)強壓施工單位,也就兩三天日夜趕工,總算先是將營(yíng)運部的那片荒廢的區域給清理出來(lái)了,隨后在徐毅的安排下再次進(jìn)行地坪的澆筑工作,做好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的混凝土基礎。

    為了趕該片區域的進(jìn)度,徐毅幾乎每天都是坐在工地上,每天都是到晚上十點(diǎn)多才回家,十分辛苦。

    但如此幾天下來(lái),讓徐毅頭疼的事情便來(lái)了,那就是他剛結婚一年多的老婆。因為徐毅這一個(gè)禮拜的時(shí)間都是早出晚歸,這讓徐毅老婆方敏意見(jiàn)很大。

    方敏實(shí)在是有些想不明白,這什么鬼公司?怎么著(zhù),為了工作家都不要了?這只是其中一方面的緣故,另一方面就是徐毅與方敏也就在兩個(gè)月前才生下他們愛(ài)情的結晶,也就是他們的閨女徐夢(mèng)琪。

    正是因為徐毅這段時(shí)間的早出晚歸,讓方敏帶孩子都快崩潰了。

    在徐毅駐點(diǎn)工地的第九天,當徐毅身心俱疲的回到家之后,發(fā)現方敏坐在餐桌的一旁,正在偷偷抹眼淚。

    這讓徐毅一臉疑惑,不知道究竟是發(fā)生了什么事情?徐毅走到房間里看去,只見(jiàn)閨女正睡的挺好,房間里的空調也是開(kāi)著(zhù),微微暖。

    “小敏,你這是怎么了?今天是發(fā)生了什么事情嗎?”

    徐毅選擇坐在方敏的身旁,摸了摸方敏的額頭,心中疑惑更甚,這也沒(méi)有發(fā)熱啊,這究竟是怎么了呢?

    方敏聽(tīng)到徐毅的問(wèn)話(huà),立刻就抬起頭來(lái),臉頰上還掛著(zhù)晶瑩剔透的淚珠兒,雙目緊緊的盯著(zhù)對面的徐毅。

    “徐毅,你就說(shuō)夢(mèng)琪是不是你丫頭吧,你這個(gè)爸爸怎么回事啊,每天都是早出晚歸,你家閨女馬上都不認你這個(gè)爸爸了,你看著(zhù)怎么辦吧!

    聽(tīng)到方敏的話(huà),徐毅這才是明白過(guò)來(lái),原來(lái)是為了這檔子事兒,不過(guò)徐毅想了想,自己好像這段時(shí)間真的沒(méi)有顧及到家里。

    但徐毅如何不知道,這是一件兩難的事情呢,現如今臨時(shí)保供的事情必須要加班加點(diǎn),這就顯然是顧不到家里的。

    “小敏,這個(gè)事兒,我已經(jīng)跟你說(shuō)過(guò)了啊,最近公司里頭要我負責臨時(shí)保供的事情,我這兩天一直撲在工地上啊,等過(guò)了這段時(shí)間,我就可以回來(lái)陪你和孩子了啊!毙煲銓(shí)在是個(gè)不太會(huì )安慰人的人,所以只能如實(shí)說(shuō)這些情況。

    “你每次都這么說(shuō),每次都這么說(shuō),哪次說(shuō)的算了,算了算了跟你說(shuō)也沒(méi)有用,你今天就睡小房間吧,等你什么忙完再跟我說(shuō)話(huà)!

    方敏直接站起身來(lái),甩了徐毅一個(gè)臉色,直接回到自己房間,并且“砰”的一聲將房門(mén)給關(guān)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徐毅看著(zhù)這場(chǎng)景,也只能是一臉無(wú)奈,因為徐毅如何不知道方敏在生氣什么,但是沒(méi)辦法,一邊是工作不能夠放下,另一邊是家里的事情,徐毅現在是頭大如斗,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的辦法來(lái)平衡。

    既然段時(shí)間想不到什么好的辦法,徐毅索性就不去想了,沖了個(gè)澡,就直接躺在沙發(fā)上睡覺(jué)了。

    而在皋城天源燃氣公司的領(lǐng)導與天津速供設備有限公司極力溝通之下,最終在徐毅修好臨時(shí)保供場(chǎng)地之后的兩天,也就是接到任務(wù)的第十七天,心心念念的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終于是抵達了臨時(shí)保供現場(chǎng)。

    在設備抵達現場(chǎng)之后,營(yíng)運部安排的人就在天津速供設備有限公司安排的技術(shù)人員協(xié)同將這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給組裝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臨時(shí)供氣設施其實(shí)就是一座簡(jiǎn)易的接收站,其作用主要就是接受那些汽車(chē)運輸過(guò)來(lái)的燃氣,通過(guò)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的中轉后進(jìn)入城鎮燃氣管網(wǎng),達到給居民使用。

    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的優(yōu)點(diǎn)就是不需要很大的地方,也不需要太多復雜的操作,所有的設備都在設施的箱體之內,操作起來(lái)十分簡(jiǎn)單,而且可以有效的減緩供氣壓力。

    但是呢,這設施也有一些缺點(diǎn),如液化天然氣的溫度在零下一百六十二度,這樣的溫度即便是經(jīng)過(guò)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的周轉,也還有零下幾十度的溫度,這樣的溫度其實(shí)進(jìn)入管網(wǎng),會(huì )對管網(wǎng)造成一定的損傷。

    但這對于天源燃氣公司而言,已經(jīng)不是可以考慮的事情了,因為現如今擺在他們面前最重要的就是要解決供氣緊張的問(wèn)題。伴隨著(zhù)天津速供設備有限公司的技術(shù)員指導操作后,這個(gè)臨時(shí)供氣設施逐漸開(kāi)始運轉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終于在十月下旬,眾人期盼已久的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總算是到位了,并且劉德民那邊尋找的高價(jià)氣源也得到了回信,而陳俊那邊前往天源集團申請的不惜一切代價(jià)供氣的請求也被批準。

    可以說(shuō),進(jìn)入十一月的皋城天源燃氣公司可謂是萬(wàn)事俱備,做足了所有的準備來(lái)迎接這西伯利亞寒流。

    隨著(zhù)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的投用后,本來(lái)每天缺口的氣量就被這臨時(shí)供氣設施給補充起來(lái),雖然這段時(shí)間下來(lái),皋城天源燃氣需要付出巨大的經(jīng)濟損失,但總算是平穩過(guò)渡了。

    而因為之前皋城日報的事情,雖然沒(méi)有對天源燃氣造成負面的影響,但政府主管部門(mén)還是找陳俊等人談話(huà)了,畢竟對于一個(gè)民生企業(yè)而言,這不是一件小事情。不過(guò)好在,主管部門(mén)對于如今發(fā)生的事情也是十分理解。

    二零一七年,冬去春來(lái),很快就來(lái)到了二零一八年的二月底,對于皋城天源燃氣,這個(gè)異常困難的冬季保供攻堅戰總算是接近尾聲。

    這一天,皋城天源燃氣公司的總經(jīng)理陳俊再次將幾個(gè)部門(mén)的經(jīng)理、主管等都喊到公司的二樓會(huì )議室召開(kāi)此次冬季保供的反思會(huì 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