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界定“海洋文學(xué)”?
作者:康丹蕓 鄒宇      更新:2024-04-27 19:11      字數:2563
    詮釋

    二十一世紀是海洋的世紀,重視海洋文化建設和發(fā)展是大勢所趨。然而,目前學(xué)界對海洋文學(xué)的概念尚未完全厘清。如何界定“海洋文學(xué)”,并在中國文化語(yǔ)境中推進(jìn)中國海洋文學(xué)類(lèi)型研究,是一個(gè)值得深入思考的現實(shí)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原文 :《推進(jìn)海洋文學(xué)類(lèi)型研究》

    作者 | 暨南大學(xué)  康丹蕓/博士生    廣東外語(yǔ)外貿大學(xué)  鄒宇/助教

    “海洋文學(xué)”概念的兩種界定

    1943年,柳無(wú)忌創(chuàng )作了《海洋文學(xué)論》一文,認為海洋文學(xué)作品應該“描寫(xiě)洋海的浩大,魅力,與雄壯;敘述海島與海岸居民的生活,他們那種堅毅的與自然斗爭的精神,但亦并不是沒(méi)有海上的樂(lè )趣;提倡航海事業(yè),以航海人員的生活為寫(xiě)作的中心”。這是海洋文學(xué)概念在中國的首次提出和論證,但其表現范圍被過(guò)度縮小限定。相反,1975年臺灣學(xué)者朱學(xué)恕在其《開(kāi)拓海洋文學(xué)的新境界》一文中對海洋文學(xué)的概念界定則極為廣闊。他將海洋分為“外在海洋”與“內在海洋”兩個(gè)方面:“外在海洋”是自然界中的物質(zhì)海洋,“內在海洋”則是海洋對人類(lèi)精神方面的作用,“這種海洋精神從根本上說(shuō)就是海洋為宇宙意志的體現而對人類(lèi)的行為和道德規范作出的種種象征和暗示”,概括起來(lái)即情感的、思想的、禪理的和體驗的“海洋”。正是在這個(gè)層面上,他認為“有時(shí)一生從未見(jiàn)過(guò)海洋一面的人,也具有內在海洋的高超境界,或由海洋書(shū)籍畫(huà)片中,靈光一閃,撞出了大海洋的玄機和真理,即可稱(chēng)為純海洋的文學(xué)”。這一認識雖擴充了海洋文學(xué)范疇,但也將很多事實(shí)上與海洋無(wú)涉的作品納入其中,不免過(guò)于寬泛。

    自此而下,中國學(xué)界對于海洋文學(xué)的概念界定便沿著(zhù)上述兩路發(fā)散,要么太過(guò)狹窄,要么太過(guò)寬泛。就前者而言,相關(guān)學(xué)者主要站在“以水手的目光打量世界”的立場(chǎng),認為只有海員或者長(cháng)期與海洋打交道的、對海洋有深刻接觸與認識的人所寫(xiě)的文學(xué)作品才能被稱(chēng)為海洋文學(xué)。然而,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是一種人類(lèi)的思維活動(dòng),不能從創(chuàng )作者的身份來(lái)判斷其作品是否屬于某一文類(lèi)。正如余光中所說(shuō),海洋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者未必盡需下海,“或許只憑了觀(guān)照、深思、想象,偶爾也能巧奪天工,捉到;辍。至于界定太過(guò)寬泛的問(wèn)題,則是目前大部分海洋文學(xué)研究的通病,學(xué)者們往往將“沔彼流水,朝宗于!保ā对(shī)經(jīng)·沔水》)等凡包含海洋元素的作品,通通納入海洋文學(xué)之列。此類(lèi)文學(xué)作品也確實(shí)在一定程度上透露出人們對海洋的理解、感情,但這些海洋印記是僅作為某種修辭手法而出現的,不加以辨別將其全然納入海洋文學(xué)范疇的做法顯然不合理。

    對“海洋性”的不同理解

    海洋文學(xué)概念界定的這兩大問(wèn)題,歸根結底是對作品中“海洋性”的理解不同造成的!昂Q笮浴庇珊Q蟮摹白匀粚傩浴迸c“人文屬性”兩方面構成:前者較好理解,即海洋地理、海洋生物、海洋氣象等客觀(guān)海洋自然事物;后者則相對難辨,目前學(xué)界較多以“海洋精神”加以闡釋。海洋給予人類(lèi)的生命和生活啟發(fā),是人類(lèi)對于海洋多重理解與情感的投射,但是這些理解和情感是多維度且不斷變化的。比如,學(xué)界公認的海洋精神有交流、商業(yè)、慕利、開(kāi)放和冒險五大特性,然而,這遠非海洋精神的全部,如在中國傳統文化中,還包括海納百川、博大宏闊、和諧安寧、積極進(jìn)取、超邁豁達,甚至暴烈、剛愎、沉郁、憤懣、陰晦等也都體現海洋精神質(zhì)地。

    目前,學(xué)界對海洋文學(xué)概念的界定卻恰恰以“海洋精神”為主導。比如,楊中舉認為海洋文學(xué)是“滲透著(zhù)海洋精神的文學(xué)作品”。郭訊枝也說(shuō),海洋文學(xué)“是指具有海洋精神的一類(lèi)文學(xué)。海洋精神是對自身的不滿(mǎn)足和對未知事物的不斷探尋”。因此,以一個(gè)模糊概念去定義海洋文學(xué),最終都會(huì )陷入意義不定、蒙昧不清的誤區。用“海洋意識”“海洋氣息”“海洋特性”“海洋審美”“海洋文化”等概念來(lái)闡釋海洋文學(xué)者亦是如此。這事實(shí)上正是具有海洋文學(xué)創(chuàng )作傳統的西方諸國在學(xué)術(shù)界拒不承認有海洋文學(xué)概念和類(lèi)型的重要原因。以復雜的感知來(lái)“區分什么是海洋文學(xué),什么不是海洋文學(xué),真的非常困難”。其實(shí),對于中國學(xué)界來(lái)說(shuō)也是如此,以“海洋精神”這樣復雜的感知來(lái)界定海洋文學(xué)并不適合。

    構建中國文化語(yǔ)境下海洋文學(xué)闡釋體系

    筆者認為,可參照中國文化語(yǔ)境下“邊塞文學(xué)”“山水文學(xué)”“田園文學(xué)”等的研究方法對“海洋文學(xué)”進(jìn)行定義、分類(lèi)和解讀。無(wú)論古今,論者對這些已被提出上千年的文類(lèi)皆不言自明地以題材為評判標準對其進(jìn)行界定,這在中國文化語(yǔ)境中是可行且相當科學(xué)的,因為論者皆巧妙地在以題材劃分的基礎上建立了一套整體的、多層次的文類(lèi)認知和闡釋體系。從整體上看,其題材具有確定的、同一的共性;而從局部分析,其內容和情感等又是復雜多樣的。以題材為評判標準來(lái)界定文類(lèi),再從其他不同層面進(jìn)行考察,以綜合的認知對文類(lèi)進(jìn)行完整把握,這樣一套完整的闡釋系統極有助于對文類(lèi)作出更正確、細致、嚴謹的分析和評價(jià)。

    對于海洋文學(xué),我們或許可借鑒中國文化語(yǔ)境下的文類(lèi)闡釋系統展開(kāi)研究。整體上,以題材為限來(lái)界定“海洋文學(xué)”,將其定義為“以海洋或與海洋相關(guān)事物為題材,并借此抒發(fā)作者時(shí)下思想情感的文學(xué)作品”;具體地,再根據作品選材角度和表達情感內容上的不同,將海洋文學(xué)分為海洋自然風(fēng)貌描寫(xiě)、海洋人文景觀(guān)描寫(xiě)、借海事(物)抒情言志等多種次級、再次級類(lèi)型。用題材定義海洋文學(xué)是對海洋作為審美本體的一種回歸,可消弭學(xué)界先前重視“海洋精神”而忽視海洋及相關(guān)海事(物)本體性、使海洋文學(xué)范圍輻射太廣以致失真的問(wèn)題,同時(shí),那些將表現對象縮小到僅針對海民、水手海上生活的偏頗情況也將得到較好的解決,這樣一來(lái),基本上可以厘清絕大多數海洋文學(xué)作品的歸屬問(wèn)題。而具體的分析則又能深入細致地反映人類(lèi)與海洋的多向度關(guān)系,全方位展示人類(lèi)對海洋不同層面的情感圖景。將整體與具體相結合,對海洋文學(xué)建立一種綜合、完整、正確的認識,可更好地推進(jìn)海洋文學(xué)研究。

    海洋文學(xué)作為一個(gè)新興文類(lèi),學(xué)界對其有多重爭議在所難免。我們應該擁有海洋般的冷靜沉著(zhù),對其中的不足與缺憾進(jìn)行更理性的審視和補充,以更好地解決當下海洋文學(xué)概念的混亂問(wèn)題,使之更有效地進(jìn)入海洋文學(xué)本身的研究中。根據中國文學(xué)理論研究規律,結合海洋文學(xué)自身特色,提出和構建中國文化語(yǔ)境下海洋文學(xué)的綜合性闡釋體系,可以加深學(xué)界對海洋文學(xué)的認識和理解,充分推動(dòng)海洋文學(xué)類(lèi)型的研究,在文化層面為建設“海洋強國”助力賦能。

    文章為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報“思想工坊”融媒體原創(chuàng )出品,原載于社會(huì )科學(xué)報第1898期第5版,未經(jīng)允許禁止轉載,文中內容僅代表作者觀(guān)點(diǎn),不代表本報立場(chǎng)。

    本期責編:王立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