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53章: 回歸混原
作者:sampatin      更新:2024-06-24 15:19      字數:3864
第53章

回歸混原

審判對不望的一審開(kāi)庭審理尚未結束。但在陳度的雙手下,卻帶來(lái)了很多積極的成果。

陪審團的理事會(huì )進(jìn)行了投票。一百七十個(gè)國家同順不望無(wú)罪,八十二個(gè)國家投了有罪票,二十個(gè)國家棄權。第一步有利,很可能很快就會(huì )釋放他。然而,他仍需入獄,直到一個(gè)月后審判正式開(kāi)始。還有很多工作要做,因為主要審判時(shí)情況可能會(huì )發(fā)生變化。通過(guò)投票,飛天還試探了盟友國家們的態(tài)度。大多數國家支持飛天,但少數國家態(tài)度不明確,陳度稍后會(huì )處理。然而,很少有盟友愿意幫助飛天尋找第三鬼王 - 烈者和失蹤的第四鬼王。出人意料的是,圍寒 - 流云國的皇子主動(dòng)提出承擔這個(gè)責任,公主可以自由尋找第五鬼王了。飛天人們懷疑皇子,僅有陳度卻異常興奮:

- 就讓他做吧,如果能擒住魔王就好了,死了就更好了。

并且解釋道,如果圍寒死了,公主在圣淵的晉升之路上,阻礙她的人就會(huì )少一些。不清楚陳度是否在開(kāi)玩笑,但這只會(huì )讓人們更加厭惡和害怕老家伙。

圍寒一個(gè)人做太困難了,西明先生會(huì )幫助他。陪伴他們的是戰子和Kh'srak,剩下的人正在追尋第五鬼王。目前,雷神正在返回混原,雖然辛苦,但安全第一。夏東死后,圣淵再不敢再冒險派出使者了。此外,圣淵正在進(jìn)行檢查內部,他們擔心另一位小寶秘書(shū)會(huì )玷污他們的聲譽(yù)。但一切就像失去一頭牛去,才會(huì )想一想建造一個(gè)欄一樣。在如此神圣的地方又發(fā)生“夏東 - 小寶”丑聞,嘗試詢(xún)問(wèn)誰(shuí)還重視?然而,圣淵在媒體面前宣布夏東因心力衰竭去世,使者先生的聲譽(yù)在信徒眼中仍然有保證。

在總理事會(huì )中的法庭事務(wù)會(huì )由陳度和火陽(yáng)處理。至于火陽(yáng),這家伙感到有些惋惜,因為他沒(méi)能和弟弟好好說(shuō)話(huà)。但火蟻沒(méi)有這個(gè)需要。離開(kāi)總理事會(huì )后,火蟻立即有說(shuō)有笑。他立即去找無(wú)風(fēng),吹噓他關(guān)于“爆破”劍的新想法。紅發(fā)家伙只是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,敷衍道謝:

- 真的嗎?哦,那就好,謝謝!

無(wú)風(fēng)則一連兩天都保持著(zhù)這樣的冷漠;鹣伆l(fā)瘋了。如果紅發(fā)家伙皺眉或生氣,火蟻不那么惱怒,惱火的是,無(wú)風(fēng)又總是暴露被酸腐蝕的熔化金屬板的臉。直到第三天,正當火蟻興奮地講述新“爆破”劍材鑄造材料時(shí),火蟻突然發(fā)現無(wú)風(fēng)根本沒(méi)有在意。他立刻擠壓了紅發(fā)家伙脖子,接著(zhù)用力搖晃,仿佛要將他的頭顱從體內扯下來(lái):

- 你為什么不聽(tīng)?偉大的項目!怎么了?

無(wú)風(fēng)不想說(shuō)。但仔細一想,火蟻卻幫了他,沒(méi)有任何算計。一個(gè)有點(diǎn)瘋狂的朋友,但卻是一個(gè)真正的朋友。如果不與朋友分享煩惱,那會(huì )與誰(shuí)分享呢?帶著(zhù)艱辛和疲勞,無(wú)風(fēng)開(kāi)始講述他與綠天會(huì )面的故事。無(wú)風(fēng)說(shuō)到哪部分,火蟻張大了嘴,最后像魚(yú)兒浮出水面喘氣一樣打了個(gè)哈欠當聽(tīng)到“尸”字。他開(kāi)始嗅無(wú)風(fēng),看看是否有魚(yú)腥腐爛味冒出來(lái)。對于這件事尋找同情或安慰的話(huà)語(yǔ)超出了火蟻的能力,他聳聳肩搖了搖頭:

- 我不會(huì )說(shuō)什么。你懂的,這更滑稽!

- 那你覺(jué)得我怎么樣?我的意思是有“可怕”嗎?

- 嗯,有!- 火蟻回答 - 但至少你不像恐怖電影中那些潰爛的僵尸。

這誠實(shí)的回答,倒是讓紅發(fā)家伙心里舒服了一些。他決定把這個(gè)秘密埋在心里,同時(shí)提醒朋友不要把這個(gè)故事告訴小狐;鹣佌J為無(wú)風(fēng)擔心太多了,因為即使他說(shuō)出來(lái),“野獸”也不會(huì )相信。

當天下午,無(wú)風(fēng)繼續修煉秘技。結果還是一樣,但戰子的態(tài)度卻加倍嚴厲,有時(shí)甚至像是要殺了紅發(fā)家伙一樣。無(wú)風(fēng)抱住磨損的身體,試圖理解戰子為何變得如此兇猛。而當他路過(guò)公主的房間時(shí),他找到了答案。聽(tīng)到綠珠提高了聲音,雖然語(yǔ)氣還算有禮貌,但顯然是非常的不滿(mǎn)。透過(guò)門(mén)看,他發(fā)現公主正在和西明說(shuō)話(huà):

- 老師,我覺(jué)得你把戰子拋在一邊是不對的。- 綠珠說(shuō)。

西明搖搖頭,帶著(zhù)一種非常典型的嘆息:

- 我知道,指派護衛是你的權利。但這次請聽(tīng)我說(shuō)。

- 你懷疑他?

- 怎么說(shuō)?是的,我還是不相信那個(gè)小子。

- 可是他當我的護衛已經(jīng)四年多了!

西明嘻嘻笑:

- 你很少生氣。

- 對不起!- 綠珠連忙鞠躬。

- 無(wú)風(fēng)可以保護你。他很好!

- 但是... 但是... - 綠珠結結巴巴。

顯然公主并不想讓無(wú)風(fēng)取代戰子的位置。西明摸著(zhù)下巴稀疏細小貌的胡須:

- 看來(lái)我干預得太深了。好吧,就當作建議吧,你自己決定吧。但快點(diǎn)!

綠珠帶著(zhù)迷茫的心情離開(kāi)了房間。無(wú)風(fēng)隨后躲到走廊后面。他確信此刻,她腦子里只想著(zhù)戰子。而戰子肯定是因為這個(gè)才把不滿(mǎn)發(fā)泄到他身上的。正如綠天曾經(jīng)說(shuō)過(guò)的那樣,戰子家族的過(guò)去太過(guò)黑暗,這似乎是西明先生不信任他的原因。西明不想讓公主離開(kāi)他的視線(xiàn),否則,戰子就得受西明的管理了。但西明不知道,那個(gè)紅發(fā)家伙正在默默地咒先生。他很想靠近她,卻不想取代那個(gè)冷面如猴屁股家伙。



三日后,雷神抵達混原。它快速地滑過(guò)廣闊的森林。幾分鐘后,飛船旋轉了機身,緩緩降落在空曠的地面上。烈竹興奮地跑過(guò)走廊去看新和陌生世界,紅發(fā)家伙像個(gè)專(zhuān)心致志的保姆一樣急忙跟在后面。無(wú)風(fēng)什么都笨,但是在照顧孩子方面,他似乎很有天賦。

在綠天的安排下,這個(gè)小女孩將由清水人撫養一段時(shí)間。無(wú)風(fēng)還沒(méi)有告訴烈竹這件事。他自己也不想遙遠這個(gè)孩子,但他寧愿這樣做,也不愿讓它在一堆法官老家伙面前盤(pán)旋。然而,陳度并不容易被超越。仿佛知道綠天的意圖一樣,老家伙派人監視并想辦法將烈竹帶回來(lái)。但綠天害怕陳度,而不是害怕老家伙的獵犬。

烈竹的體質(zhì)虛弱,一直在雷神走廊里奔跑,所以小女孩疲勞。然后,無(wú)風(fēng)抱起著(zhù)小女孩,指著(zhù)遠處群山后面的地平線(xiàn)。他給她講了一只叫墮落者的“飛壁虎”,一棵巨樹(shù),還有一個(gè)身材如超模般的女神。孩子一臉茫然,不明白無(wú)風(fēng)在說(shuō)什么。紅發(fā)男子正興高采烈地吹牛,突然一道輕柔的聲音打斷了他:

- 我看這個(gè)小女孩離你很近…

無(wú)風(fēng)轉過(guò)身來(lái),意識到那是陳度的獵犬。如果只是聽(tīng)家伙的聲音,人們都會(huì )以為家伙是個(gè)女人。盡管他和綠天一樣留著(zhù)長(cháng)發(fā)扎成馬尾辮,但他的身材卻很苗條,輕彈牛奶的臉,看起來(lái)很書(shū)生,戴著(zhù)一副大眼鏡。甚至他的全名也是女性化的: Mai Hoa (梅花)。所以他看起來(lái)和那個(gè)金鶯的嗓音很般配。但梅花的職業(yè)生涯根本不適合他。他既是飛天的情報人員,又是總理事會(huì )拷打小組的成員。多虧了他,飛天才能很快掌握新聞。至于他在拷打隊里做了什么,除了陳度之外沒(méi)有人知道。那天在法庭上,就是他押解著(zhù)小寶,同時(shí)地盯著(zhù)無(wú)風(fēng)。

梅花舉起貓頭鷹眼鏡端量向烈竹,她的眼神似乎想要剝去小女孩的心肝。紅發(fā)家伙很快回答道:

- 綠天統領(lǐng)讓我照顧它!

- 照顧孩子很辛苦,不是嗎?我認為你應該請統領(lǐng)把它帶回飛天。

- 你告訴統領(lǐng)這樣會(huì )更好。我只是聽(tīng)從命令。- 無(wú)風(fēng)搖搖頭。

梅花點(diǎn)點(diǎn)頭,眼鏡在眼睛上閃閃發(fā)亮,然后轉向另一個(gè)對象。這次他接近小狐,詢(xún)問(wèn)了她一些事情,然后提出了上述建議。小狐不肯,他就找到火蟻,要求這家伙勸阻統領(lǐng)。他詢(xún)問(wèn)著(zhù),跟蹤所有人,像貓頭鷹尋找獵物一樣在雷神身上來(lái)回漫游。無(wú)風(fēng)肯定,如果不望在這里,他會(huì )給梅花幾拳作為紀念。

就像抵達混原的第一天一樣,Kh’srak在飛船門(mén)口迎接了所有人。他說(shuō)女神還沒(méi)有醒來(lái),大家都要留在這里,直到預言出現。時(shí)間緊迫,公主組被迫必須分成兩隊,這一組幫助圍寒皇子,另一組等待預言。與之相反預測,公主同意讓?xiě)鹱雍痛笫ナ瓜壬黄鹱,而不是和她一起走。無(wú)風(fēng)猜測綠珠勉強這樣做是因為她不想失去人心他的老師。接下來(lái)的幾天,除了討論工作的時(shí)候,她總是避開(kāi)他。無(wú)風(fēng)突然要肩負起很多責任和憂(yōu)慮。大圣使太棒,太棒了!- 他沮喪地搖搖頭。

關(guān)于烈竹,靈祭K'jun接受了綠天的請求,允許小女孩與部落一起生活。聽(tīng)到這個(gè)消息,孩子大哭起來(lái),所以無(wú)風(fēng)哄了半天,才不哭。名叫梅花的貓頭鷹不斷動(dòng)員人們抗議綠天,但是沒(méi)有人回應。然而,烈竹不能永遠留在這里。某個(gè)時(shí)刻,它必須返回飛天。

成為公主的眼中釘,即將離開(kāi)妹妹,無(wú)風(fēng)比以往任何時(shí)候都更加亂紛紛。他在一個(gè)沒(méi)有月亮和星星的滾滾黑云的夜晚找K'jun。靈祭先生的房子依然彌漫著(zhù)那些紫色的燭光在狹小的空間里?吹剿,靈祭先生笑了笑:

- 啊,伙計!不睡覺(jué)?

他苦笑一聲,坐在K'jun對面回答道:

- 我無(wú)法入睡。

無(wú)風(fēng)講述了他如何找到自己的過(guò)去,從鐵蛛117 開(kāi)始,這是二十年前的一次可怕的實(shí)驗,他是一具復活的尸體。也許靈祭K'jun是無(wú)風(fēng)唯一敢于向他吐露心聲的人,盡管兩個(gè)人并不熟悉。靈祭先生沒(méi)有安慰,而是聚精會(huì )神地聽(tīng)著(zhù)。最后,紅發(fā)家伙問(wèn)道:

- 你有夢(mèng)想嗎?

- 每個(gè)人都有夢(mèng)想。- K'jun笑了 - 你覺(jué)得我和你有什么不同?

- 那么你實(shí)現了嗎?

- 一點(diǎn)點(diǎn)。

- 那你滿(mǎn)意嗎?

- 有一點(diǎn),大部分沒(méi)有。夢(mèng)想帶走了我很多東西。

- 那么你后悔嗎?我的意思是,如果時(shí)間可以倒流,你會(huì )放棄你的夢(mèng)想嗎?

靈祭先生微笑:

- 這取決于情況和每個(gè)人。但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,我想時(shí)間倒流和再一次與夢(mèng)想一起活。

無(wú)風(fēng)搖搖頭:

- 你擁有強大的魔法,你是世界三大首領(lǐng)之一。實(shí)現你的夢(mèng)想并不困難,對吧?

- 我的夢(mèng)想不涉及任何魔法。沒(méi)有任何強大的魔法可以幫助我實(shí)現這一目標。

- 有那么偉大嗎?

- 不,對某些人來(lái)說(shuō)甚至微不足道。但就是事實(shí)。你很慌張,年輕人!你害怕自己會(huì )像娃樂(lè )男孩一樣嗎?

紅發(fā)家伙點(diǎn)了點(diǎn)頭。K'jun繼續說(shuō)道:

- 你必須去得很多才能理解為什么娃樂(lè )男孩會(huì )這么做。

- 去得很多,什么意思?

- 還有很多夢(mèng)想,伙計!希望即將到來(lái)的旅行能幫助您學(xué)到很多東西。

就在這時(shí),無(wú)風(fēng)突然聽(tīng)到小狐叫他。當他回來(lái)時(shí),女孩語(yǔ)速快:

- Mouyn族長(cháng)回來(lái)了,還有第五個(gè)預言!

無(wú)風(fēng)趕緊跟在小狐后面,大家都聚集到了族長(cháng)家里。Mouyn回來(lái)時(shí)看上去有些憔悴。他幾個(gè)星期沒(méi)有睡覺(jué),只是因為等待預言,F在,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族長(cháng)手中的那張紙上。與以往不同的是,這次的預言只有短短四句話(huà):

“千秋安息
大海彼岸
一帶橫山
萬(wàn)代容身”

看完之后,大家都不明白橫山所在的位置。綠珠和西明先生用畏懼的眼神看著(zhù)對方;鹣佉苫蟮夭[起眼睛:

- 怎么了?我們即將遇到可怕的事情嗎?

- 不,伙計。- Mouyn說(shuō) - 只是非常困難。

- 有多難?

- 橫山是赤鬼的一座荒涼而致命的山脈。如果沒(méi)有雒越人族帶路,你就找不到它。希望那個(gè)部族仍然幸存下來(lái)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