短篇 桃之夭夭
作者:無(wú)心舍      更新:2024-06-25 11:26      字數:26514
    梨花開(kāi)的時(shí)節,迎面來(lái)的風(fēng)帶著(zhù)暖意與花香。

    一身鵝黃輕衫的少年站在梨花樹(shù)下,愣著(zhù)神,有花不小心落在肩上都沒(méi)發(fā)覺(jué),他抬著(zhù)頭,看著(zhù)樹(shù)上的花和葉,透過(guò)花葉又去看碧藍的天。

    “輕聲,過(guò)來(lái)見(jiàn)見(jiàn)將軍!敝心耆藵M(mǎn)臉堆著(zhù)笑,沖著(zhù)少年高聲喊道。

    少年回神,轉過(guò)身來(lái),瞧見(jiàn)父親的身邊站著(zhù)個(gè)高個(gè)子男人,眉宇之間盡顯英氣,跟傳奇里頭夾雜的將軍小像一般,即便是一身白衣,也十分威武!拜p聲見(jiàn)過(guò)天策將軍!币噍p聲恭敬行禮,天策將軍位高權重,三公之上,武官之首!皩④姽澃!

    亦輕聲話(huà)說(shuō)得溫吞,他跟著(zhù)父親來(lái)是拜祭去世的老將軍。

    仍記得垂髫時(shí),老將軍時(shí)常會(huì )到永安侯府,給亦輕聲帶不少新奇的玩意兒,兩家親族多少沾點(diǎn)關(guān)系,老將軍和永安侯性情相投,二人的關(guān)系自然不錯,倒是眼前這個(gè)少將軍,亦輕聲一直對他沒(méi)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賀延七八歲的時(shí)候便跟著(zhù)老將軍在軍營(yíng)里長(cháng)見(jiàn)識,十幾歲的時(shí)候已經(jīng)跟著(zhù)上戰場(chǎng),到及冠時(shí)身上戰功無(wú)數,聽(tīng)說(shuō)這個(gè)人生性冷漠,與人話(huà)不多,親近的人也沒(méi)多少,和老將軍的關(guān)系也是平淡如水。

    如今見(jiàn)了,亦輕聲倒是覺(jué)得傳聞不可輕信。

    看著(zhù)沒(méi)那么冷漠,一雙黑眸里潛藏著(zhù)深深的哀傷,常伴于身的父親去世,他一定很難過(guò),皇恩浩蕩,讓賀延承襲了將軍之位,估計也高興不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如此溫暖的時(shí)節,卻承受離別。

    “你怎的要哭了一般?”永安侯看著(zhù)自家兒子雙眼漸漸紅潤,忙上前去擦拭著(zhù)亦輕聲眼角的淚珠,“將軍見(jiàn)笑了,我家這個(gè)兒子就是這樣不爭氣,軟弱的跟女子一樣,他要去太學(xué)我都擔心他被別人欺負!

    “侯爺放心,我會(huì )照顧好他的!辟R延的目光一直停留在亦輕聲的身上,他常聽(tīng)父親提到亦輕聲,和尋常少年不一樣,他不鬧騰,能文能武,脾氣很好,但似乎與誰(shuí)都不怎么親近。老將軍很欣賞亦輕聲的性子,常年在戰場(chǎng)見(jiàn)過(guò)太多殺戮,在老將軍看來(lái),亦輕聲是個(gè)純粹的人。

    “找個(gè)喜歡的人,成家,不要再經(jīng)沙場(chǎng),穩穩當當的活著(zhù)吧!崩蠈④姴∈徘,見(jiàn)賀延的最后一面,對賀延如是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老將軍去世之后,賀延把自己關(guān)在屋子里,誰(shuí)也不見(jiàn),賀延的母親走的早,老將軍是他唯一的親人,將軍府上下都擔心他們如今的家主會(huì )就此一蹶不振,好在少將軍很快便接了皇恩,打起精神將一切事情處理完好。

    “照顧我?”亦輕聲的疑惑浮現于臉。

    “是啊,你馬上要去太學(xué),賀將軍負責太學(xué)的騎射教學(xué)!庇腊埠钆牧伺膬鹤拥募绫,“咱們也該回去了!

    亦輕聲點(diǎn)點(diǎn)頭,走時(shí)回頭看了一眼賀延,竟然見(jiàn)著(zhù)賀延面前擠出一個(gè)微笑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爹,你可要照顧好自己,別死那么早!币噍p聲小聲地對永安侯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話(huà)音剛落,收獲一個(gè)父愛(ài)的巴掌。

    “胡說(shuō)八道什么,你爹我還年輕,身體剛健,必能長(cháng)命百歲!庇腊埠盍嘀(zhù)亦輕聲上來(lái)馬車(chē),“倒是你,進(jìn)太學(xué)了可別惹事!

    “我是那種人嗎?”亦輕聲仰頭看著(zhù)永安侯,一臉天真無(wú)邪的神色,絕大數人會(huì )覺(jué)得他的話(huà)沒(méi)錯。

    而事實(shí)上,知子莫若父,這世上最了解亦輕聲的是亦輕聲,其二便是永安侯,自家兒子什么德行他是一清二楚,“你這唯恐天下不亂的性子,我若是不盯著(zhù)你,指不定你把京城鬧成什么樣!

    早在亦輕聲五歲時(shí),永安侯便發(fā)現了,亦輕聲明面上乖巧可愛(ài),軟軟糯糯跟元宵一樣,內里卻是芝麻餡加辣椒,主打的就是一個(gè)混亂,他就離開(kāi)侯府幾日,回來(lái)便是雞飛狗跳,甚至還鬧出了人命,而罪魁禍首只是在旁漫不經(jīng)心吃著(zhù)糕點(diǎn),得虧他有點(diǎn)能力處理,否則丑聞傳出去,他名聲不保。

    亦輕聲是個(gè)無(wú)心之人。

    要說(shuō)冷漠,他才是真正那個(gè)冷漠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爹你放心,我有分寸!币噍p聲的聲音軟甜,讓人聽(tīng)了渾身發(fā)麻。

    “幸好你不是個(gè)女兒,否則紅顏禍水,我必大難臨頭,你要想爹活的久些,安分點(diǎn)吧!庇腊埠钅笾(zhù)兒子可愛(ài)的臉蛋,十四歲的少年正是長(cháng)身體抽條的時(shí)候,幾日便比之前高了些,原本肉乎乎的臉蛋如今的手感也差了不少。

    要說(shuō)永安侯年輕的時(shí)候,肆意江湖,尋仙到了蓬萊,幾日后被漁民發(fā)現昏倒在海岸邊,兜兜轉轉回到京城,如此還沒(méi)收斂性子,他忘卻了那幾日的事情,又過(guò)了九個(gè)月,有個(gè)神秘人夜入侯府,留下了亦輕聲,看了孩子手里抓的生辰帖,算算時(shí)間,過(guò)往的記憶瞬間清晰,他竟然忘了自己的荒唐事。

    如今孩子送了來(lái),亦輕聲手忙腳亂地抱著(zhù)孩子進(jìn)皇宮找皇帝,表兄弟倆一番商量,才讓永安侯冷靜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亦輕聲和永安侯長(cháng)得很像,無(wú)疑就是他的孩子。

    一晃就是十四年。

    常有人懷疑永安侯的兒子是女兒,深知兒子本性的永安侯無(wú)比慶幸,得虧是個(gè)兒子,勾搭外面的姑娘回來(lái),總比自家的姑娘被人拐走要好得多。

    把人送去太學(xué)后,永安侯一整天都心神不寧的。

    “侯爺你過(guò)于憂(yōu)心輕聲了,他已經(jīng)年歲十四,你這樣溺愛(ài)他,可對他不好!庇腊埠钣辛艘噍p聲之后兩年,娶了夫人,南邊世家王家嫡出的二女兒王舒意,溫婉體貼,琴棋書(shū)畫(huà)樣樣精通,知道永安侯有個(gè)兒子也不嫌棄,多虧了永安侯的名聲不錯,圣旨來(lái)的時(shí)候毫不猶豫地答應嫁了。到了侯府對亦輕聲視如己出,可惜的是這些年她自己沒(méi)能有個(gè)親生的。

    “夫人不懂,我并非是溺愛(ài)啊……”永安侯長(cháng)嘆一聲,唏噓不已,家里上下都覺(jué)得亦輕聲是個(gè)寶,他時(shí)時(shí)看著(zhù),在外人眼里倒是溺愛(ài)。

    “侯爺還嘴硬,這一時(shí)片刻見(jiàn)不著(zhù)兒子就連飯都吃不下去了!

    已經(jīng)是春意滿(mǎn)城,早失了寒涼,滿(mǎn)桌子的菜卻快涼了。

    永安侯望著(zhù)外頭的天,心里祈求著(zhù)。

    日暮時(shí),派出去的小廝回來(lái)傳話(huà),說(shuō)第一日小侯爺安分的很,倒是二皇子李淮和崔相的兒子崔離咎在射藝課上發(fā)生矛盾,打了起來(lái),結果是被賀延暴揍收場(chǎng)。二皇子是云貴妃所出,云貴妃受寵,二皇子也養成了驕縱的性子,平日連太子都不放眼里,永安侯的表兄也就是皇帝陛下,當皇帝當得不錯,當父親就顯得格外偏心,對二皇子平日所做睜一只眼閉一只眼,有時(shí)給二皇子的賞賜比給太子還多。

    “侯爺怎么看著(zhù)還不高興呢?輕聲在太學(xué)安好,你該寬心了!

    永安侯拉著(zhù)夫人的手放心口上,長(cháng)嘆一口氣,“夫人,咱們什么時(shí)候生個(gè)小的?”

    王舒意被永安侯逗得一愣,隨后生氣道:“侯爺若是瞧上哪家小娘子,納進(jìn)府里就是!庇腊埠钅贻p時(shí)風(fēng)流的故事不少,成親之后卻不像傳說(shuō)里那樣拈花惹草,王舒意覺(jué)得他是成了親安分了,可這么多年一直無(wú)所出,永安侯到底是著(zhù)急了。

    永安侯一聽(tīng)自家夫人曲解了意思,忙解釋?zhuān)胺且,有夫人在就夠了,我要的是咱倆的孩子!闭f(shuō)著(zhù)將王舒意環(huán)抱起來(lái),不顧周?chē)有人,想把人抱走。

    “爹,這天還沒(méi)黑呢!币噍p聲剛進(jìn)門(mén)便調侃永安侯,那語(yǔ)氣輕柔,王舒意頓時(shí)紅了臉,拍打著(zhù)永安侯的手,讓他松開(kāi),隨后上前拉著(zhù)亦輕聲坐下,吩咐人去廚房把亦輕聲愛(ài)吃的端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今日在太學(xué)可好,那些老師嚴厲么?聽(tīng)說(shuō)燕太師是個(gè)老頑固,又愛(ài)打人,連太子和那些皇子也時(shí)常受罰!蓖跏嬉庑⌒臋z查著(zhù)亦輕聲的手,發(fā)現沒(méi)有任何紅腫和挨打的痕跡才放下心。

    這個(gè)侯府,真正溺愛(ài)孩子的指不定是誰(shuí)。

    永安侯看不下去,到亦輕聲身邊坐下,嚴肅地問(wèn)道:“你老實(shí)對我說(shuō),二皇子和崔離咎的事情與你有關(guān)沒(méi)有?”

    亦輕聲嘴角微微上揚,壓根不搭理永安侯,而是對王舒意說(shuō)道:“娘,我餓了!

    “吃飯吃飯,你說(shuō)你擔心一整天了,人回來(lái)了又說(shuō)這些,輕聲慣來(lái)不喜歡跟人交往,二皇子和崔家公子的矛盾,他怎么可能牽扯進(jìn)去!

    菜端上來(lái),王舒意趕緊給亦輕聲夾菜,即便沒(méi)有自己的孩子,疼了亦輕聲這么些年,亦輕聲與她的關(guān)系與別家親母子并無(wú)差別。

    永安侯黑著(zhù)臉,不再多問(wèn)。

    但是他可以確信,這事跟亦輕聲絕對脫不開(kāi)關(guān)系,否則亦輕聲不會(huì )回避他的問(wèn)話(huà)。

    二皇子李淮素來(lái)囂張跋扈,而崔離咎這個(gè)人清風(fēng)霽月,兩人本可以井水不犯河水,但今日太學(xué)多了亦輕聲。

    一個(gè)君子和一個(gè)紈绔,要是打起來(lái)絕對有意思。

    亦輕聲不過(guò)從旁煽風(fēng)點(diǎn)火,幾句話(huà)便激起了兩人的勝負心,換作以前,崔離咎不會(huì )和李淮爭。這次要論起來(lái),李淮的過(guò)錯更多,崔離咎的父親崔相總被人說(shuō)是靠著(zhù)那張臉討女人歡心,才能在妻族的扶持下平步青云,李淮說(shuō)崔離咎也沒(méi)差,于是亦輕聲提議兩人不如比一場(chǎng),他的話(huà),是三皇子喊出去的,于是這件事傳出去也和看戲的亦輕聲無(wú)關(guān)。

    “你同三皇子怎么認識的?”書(shū)房?jì),永安侯皺?zhù)眉,不停揉著(zhù)太陽(yáng)穴,逆子一個(gè)養著(zhù),因著(zhù)心中的虧欠還舍不得打罵,聽(tīng)了亦輕聲講述白日里在太學(xué)的事情,也只是罰亦輕聲抄寫(xiě)古籍。

    亦輕聲抄得認真,任誰(shuí)看了不得夸贊一句翩翩公子,字如其人,清靈如玉。

    而永安侯看了心里只來(lái)氣。

    三皇子李峙幼時(shí)不小心打翻燭臺引火,燒毀了半張臉,因此一直戴著(zhù)面具示人,性子孤寂,要說(shuō)亦輕聲鮮少與人交往,但話(huà)能說(shuō)幾句,而李峙是完全不搭理人的存在,冰塊似的,誰(shuí)都不敢靠近。

    亦輕聲得輕聲之名,是他嬰兒時(shí)幾乎不哭不鬧,永安侯還以為兒子是個(gè)啞巴,等到亦輕聲終于開(kāi)口說(shuō)話(huà),永安侯激動(dòng)地宣告全城自家孩子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了,后來(lái)也是個(gè)細膩軟糯的性子,永安侯還覺(jué)得自家兒子乖巧可愛(ài),簡(jiǎn)直就是上天賜的寶物。

    就是寶物黑心,得時(shí)刻盯著(zhù),否則小有爭執,大有人亡。

    這樣兩個(gè)人,幾乎不可能湊一堆。

    “一年前的春狩!币噍p聲想了想,答道。

    以前永安侯是不會(huì )輕易把亦輕聲帶出去的,對外只說(shuō)是亦輕聲身體不好,這是實(shí)話(huà),亦輕聲總是極易染病,上一刻活蹦亂跳的,下一刻就是風(fēng)寒高燒不退。如此一來(lái),永安侯更是心疼自己的兒子。

    春狩是皇帝點(diǎn)了名的要亦輕聲跟著(zhù),永安侯沒(méi)辦法,好在亦輕聲看起來(lái)很安分,人又討喜,不管是皇后還是貴妃,甚至連皇帝都覺(jué)得上天給永安侯賜了個(gè)寶物。

    永安侯心里苦,永安侯不說(shuō)。

    亦輕聲和李峙相識是偶然,同是養在云妃身邊,但李峙的生母是個(gè)不得寵的,云妃心善,失火一事發(fā)生后,云妃便跟皇帝提出,把李峙養在自己身邊,李峙跟著(zhù)云妃之后,待遇比以前好很多,云妃也十分疼愛(ài)他,皇帝自然愛(ài)屋及烏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在外人看來(lái),李峙是無(wú)論如何都比不得太子和李淮的。

    因為燒傷,不少流言傳得更是離譜。

    那些說(shuō)人壞話(huà)的被李峙撞了正著(zhù),巧的是亦輕聲在旁看見(jiàn)了,他本以為李峙會(huì )大發(fā)雷霆,事實(shí)卻是李峙只當沒(méi)聽(tīng)見(jiàn)走開(kāi)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覺(jué)得生氣么?”亦輕聲跟著(zhù)李峙到了湖邊,手里還提著(zhù)獵到的兩只兔子,兔子半死不活的,亦輕聲自顧自地從懷里拿出繃帶和藥物給兔子處理傷口。兔子原本還稍微掙扎了下,似乎察覺(jué)不到危險便安心了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湖水清澈,映著(zhù)藍天,這樣的天氣很適合狩獵,但是和別人比起來(lái),亦輕聲的收獲有些少了。

    李峙悶聲走到亦輕聲的身邊,一把搶過(guò)亦輕聲手里的兔子,手稍微用力,那只兔子便被李峙扭斷了頭,跟著(zhù)小刀一劃,兔子被李峙開(kāi)膛破肚,血腥無(wú)比。

    “不怕么?”李峙瞧著(zhù)亦輕聲,他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永安侯的兒子是如何溫柔和善,于是見(jiàn)亦輕聲給兔子治傷他并不意外,可他這會(huì )兒心情不好,就想著(zhù)威嚇一下亦輕聲。

    誰(shuí)知道亦輕聲滿(mǎn)臉淡然,又從懷里取出火折子和香料,“烤來(lái)吃怎么樣?你去洗!

    “你是想吃它還是救它?”李峙不免疑惑,亦輕聲不僅沒(méi)有被他嚇哭,甚至還有些興奮,他比亦輕聲年長(cháng)兩歲,以大欺小說(shuō)出去必然會(huì )壞他的名聲,不過(guò)他本來(lái)在外人的嘴里也沒(méi)幾句好話(huà)。

    “不能都選嗎?受了驚的兔子肉味道不如它安分時(shí),在獵物放松警惕的時(shí)候再處決它,它死的開(kāi)心,我也能吃上好肉!币噍p聲話(huà)里的意思是,李峙做的,本就是亦輕聲想做的。

    李峙笑起來(lái),面具下那雙丹鳳眼極好看。

    亦輕聲見(jiàn)過(guò)李淮,也是這樣的眼睛,和云妃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币噍p聲似乎想到了些什么,找了柴火烤兔子時(shí),給兔子肉里放了點(diǎn)別的東西。

    “喝酒么?”李峙取下腰間掛著(zhù)的一壺酒,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年僅十三的亦輕聲一本正經(jīng),“飲酒傷身,勸你也別喝!

    “掃興!崩钪牌仓(zhù)嘴,咬下腿肉就著(zhù)酒,看得出來(lái),他今日心情很不錯,自然不會(huì )是因為那些說(shuō)閑話(huà)的。

    微風(fēng)吹拂。

    時(shí)候有些晚了,遠處落日余暉照在人身上,很暖和,酒意趁機上來(lái),李峙覺(jué)得有些乏力,躺在了地上,跟著(zhù)便察覺(jué)到不對勁,他常喝酒,不會(huì )一壺就醉。

    “在獵物放松警惕的時(shí)候再處決它……”李峙想起亦輕聲地話(huà)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你在肉里放了什么?”李峙有氣無(wú)力地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亦輕聲兔子般跳到李峙的身邊蹲著(zhù),拿走了李峙的佩刀,刀出鞘,抵在李峙的脖子上。

    “謀殺皇子是死罪!崩钪湃耘f淡然,他和亦輕聲,和永安侯府沒(méi)有任何矛盾,亦輕聲沒(méi)理由殺他,隨后他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這同樣是威嚇,是因為他之前所做而招致的,“你真記仇!

    刀往前一分,李峙的脖子滲出血來(lái)。

    亦輕聲瞇著(zhù)眼瞧著(zhù),淺笑,“我告訴過(guò)你,飲酒傷身,烤兔肉里加了軟骨散,單吃是沒(méi)有效用的,配上酒正好!

    “真看不懂你!崩钪艧o(wú)奈地說(shuō)道,他現在生死都在亦輕聲的手里,還真的不確信亦輕聲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亦輕聲伸出手,“我只想確認一下我的猜測!

    意識到亦輕聲要做什么,李峙頓時(shí)想要阻止他,可現在李峙半點(diǎn)力氣沒(méi)有,抬手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臉上的面具被亦輕聲拿開(kāi)后,李峙的憤怒也到了極點(diǎn)。

    而亦輕聲很高興。

    “果然!币噍p聲隨后將面具戴回去,“你這張臉可太危險了,若是面具掉了,那是欺君之罪。不過(guò)你放心,我不會(huì )說(shuō)出去,我會(huì )幫你保守秘密,順便幫你制作張燒傷的假面,怎么樣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為什么幫我?”李峙的火氣無(wú)處發(fā)泄,這會(huì )兒更是被亦輕聲的話(huà)弄得沒(méi)火了。

    亦輕聲在李峙的身邊躺下,看著(zhù)漸漸黑沉的天,今夜倒是沒(méi)有幾顆星星,“明日應該沒(méi)有太陽(yáng)!币噍p聲沒(méi)有回答李峙的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長(cháng)久的沉默被外人的到來(lái)打破,來(lái)人是皇帝派出來(lái)尋亦輕聲的,而李峙只是碰巧也在此處。

    “看來(lái)沒(méi)幾個(gè)人在意你呢!币噍p聲扶著(zhù)李峙起來(lái)時(shí),在李峙耳邊小聲說(shuō)著(zhù)。

    聽(tīng)著(zhù)亦輕聲的敘述,永安侯的頭更疼了。

    “你特意查了李峙喜歡飲酒,身邊常帶酒,你知道李峙聽(tīng)不得哪些話(huà),偶遇還是設計?為什么要這么做?”永安侯皺眉,一眼看出問(wèn)題所在。

    亦輕聲停筆,將抄寫(xiě)完畢的篇章交給永安侯檢查!拔抑皇恰行┛蓱z他!

    “他現在擁有的已經(jīng)夠多了,你應當可憐的是那些無(wú)家可歸的貧苦人家!庇腊埠钆牧伺囊噍p聲。

    “還有,我不喜歡太子!币噍p聲嚴肅道。

    永安侯正色,“你還在記恨那件事情?”

    亦輕聲七歲的時(shí)候,隨永安侯進(jìn)宮見(jiàn)皇帝,大人談事,孩子便在旁休息玩耍,后妃送給太子李鈺的糕點(diǎn),太子明知其中有異樣,逼著(zhù)亦輕聲吃了下去,亦輕聲險些喪命,事后太子卻在皇帝面前說(shuō)是亦輕聲貪嘴,非要搶食,皇帝于是只小小處罰了太子。

    “當時(shí)太子如你這般大,不懂事!庇腊埠顬殡y,他心里也是有氣的,可太子文治武功不差,在百官的眼里是當之無(wú)愧的儲君,皇帝對他甚為期待與疼愛(ài),亦輕聲想要和太子作對,勢力差了些。

    “一個(gè)虛偽的人,將來(lái)也只會(huì )是虛偽的國君,他裝得了一輩子嗎?這樣的人成為皇帝,天下百姓能安平幾年?”亦輕聲正義凜然道,“我絕不是為了報私仇!

    跟著(zhù)便挨了當頭一栗子。

    “得了吧,你小子什么德行我會(huì )不知道?”永安侯語(yǔ)重心長(cháng)地說(shuō)道:“輕聲,你現在年紀太小,很多事情,以你的能力遠遠無(wú)法做到,要學(xué)會(huì )韜光養晦,時(shí)間還長(cháng)著(zhù)呢!庇腊埠顣(huì )看著(zhù)亦輕聲,因為他這個(gè)年紀,沖動(dòng),無(wú)所顧忌,他若是不看著(zhù),必定會(huì )招致禍患,但是亦輕聲要做的事情,他不會(huì )過(guò)多的干涉。

    亦輕聲險些喪命,心存不滿(mǎn)的可不只是亦輕聲。

    永安侯的話(huà),亦輕聲是聽(tīng)得進(jìn)去的,于是安分了一年,亦輕聲在太學(xué)表現的不錯,處處都好,奇怪的是二皇子一點(diǎn)都沒(méi)有記恨亦輕聲,反而跟亦輕聲的關(guān)系好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賀延對亦輕聲多處照拂,但師生之間沒(méi)有更多的交流。

    又是一年冬,西北突厥人開(kāi)始不安分,幾次挑釁后,皇帝命賀延領(lǐng)兵去西北。

    臨行前一日,賀延到了永安侯府。

    永安侯同賀延聊了許久,見(jiàn)亦輕聲從門(mén)口晃悠過(guò)去,趕緊把人叫住。

    “你給將軍準備的臨行禮呢?不拿出來(lái)?”

    去西北平亂一事,是皇帝臨下的旨意,而亦輕聲準備的東西本來(lái)是謝師禮,聽(tīng)了永安侯的話(huà),亦輕聲才把東西拿出,許大的一個(gè)刀匣,打開(kāi)里頭是把直刀!斑@刀不適合上戰場(chǎng)殺敵!币噍p聲說(shuō)道:“所以不是臨行禮,是準備你回來(lái)時(shí)給的!

    賀延看得出那是把好刀,必定是城中最好的鍛刀人打造的。

    “你送的便是最合適的!辟R延收下刀,心滿(mǎn)意足,“既然如此,回來(lái)時(shí)該我準備禮物才是!

    賀延離開(kāi)時(shí),永安侯感嘆著(zhù)夸贊,“將軍真是年少有為,器宇不凡,此次去西北定能凱旋!

    賀延能贏(yíng),這點(diǎn)是毋庸贅言的。

    說(shuō)這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永安侯注意到了亦輕聲神色不對勁,跟皇帝提議讓賀延領(lǐng)兵去西北,是永安侯提出來(lái)的,也是亦輕聲的建議,他后知后覺(jué)地,意識到自己似乎掉入了亦輕聲的陷阱里!澳阈∽硬粫(huì )謀害自己的老師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會(huì )做這種天理不容的事情?”亦輕聲抓著(zhù)永安侯抬起的手,險些又挨打。

    “這還差不多,那你這副模樣怎么回事?”永安侯必須得問(wèn)個(gè)清楚,真出了什么事情,他好兜底。

    亦輕聲轉身給永安侯倒了杯熱茶,“之前偶然救過(guò)一個(gè)乞丐,他是江湖人,被仇家迫害至此,殺了仇家后渾渾噩噩到了京城,我給了他一處地讓他住著(zhù)養傷,幾經(jīng)周折后把他放軍營(yíng)里頭去了,如今是軍里頭正六品校尉!

    “你要用他?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這場(chǎng)戰事結束的太快,更何況,軍營(yíng)里頭還有不少太子的人!

    “一旦太子做了蠢事,讓突厥得了好處,事情揭發(fā)時(shí),太子必然受罰!庇腊埠铑D時(shí)明白了亦輕聲的安排,“但萬(wàn)事未必能如你所料!

    “所以我希望賀將軍能平安無(wú)事,但我又無(wú)法完全控制戰場(chǎng)局勢!边@才是亦輕聲為難的地方。

    永安侯放下心來(lái),對亦輕聲說(shuō)道:“這個(gè)你暫且放寬心,你控制不了的,還有為父在!闭撔挠,亦輕聲覺(jué)得自己完全是承了永安侯的心眼子。

    戰事持續地比預料的要久。

    到了亦輕聲十六歲生辰,李淮送了不少珍貴的禮物來(lái),排場(chǎng)比皇帝還大,驚動(dòng)了不少人,一時(shí)間流言四起,罪魁禍首卻在侯府的書(shū)房里賴(lài)著(zhù)不走。

    李淮自然不是來(lái)看書(shū)的,侯府藏書(shū)不少,認真看的只是亦輕聲。

    李淮嘴里啃著(zhù)蘋(píng)果,湊到亦輕聲的面前,好奇地盯著(zhù)亦輕聲看的書(shū),不知道亦輕聲看什么能看得如此入神。

    “別把汁水掉我書(shū)上!币噍p聲毫不客氣地推開(kāi)李淮的臉。

    李淮笑著(zhù),絲毫不介意,說(shuō)道:“城里的傳聞你聽(tīng)到了么?”

    “什么傳聞?”亦輕聲合上書(shū)。

    “說(shuō)你我關(guān)系匪淺,說(shuō)我喜歡你!边@兩年亦輕聲長(cháng)得愈發(fā)好看,傳出這樣的話(huà)還不全是因為李淮頻頻獻殷勤,而是前一陣有個(gè)書(shū)生撞上了亦輕聲的馬車(chē),見(jiàn)著(zhù)亦輕聲以為是哪家的小姐,一番狂言,還追到了侯府說(shuō)無(wú)論男女都喜歡亦輕聲,正巧李淮在,把書(shū)生打了個(gè)半殘扔了出去。

    這次生辰,李淮夾雜著(zhù)道歉的意思,畢竟是因為他才把事情鬧大,沒(méi)想道現在事情鬧更大。

    “父皇警告我,讓我對你不要抱有那些心思,說(shuō)我們倆是親緣兄弟!崩罨凑f(shuō)著(zhù)都覺(jué)得可笑,他喜歡亦輕聲,并沒(méi)有藏著(zhù)掖著(zhù),不過(guò),他心里沒(méi)有別的心思,只是喜歡。

    也無(wú)需亦輕聲對他有所回報,李淮是這樣想的。

    “林倉是崔相的門(mén)生,和崔離咎關(guān)系很不錯,這半個(gè)月,崔離咎沒(méi)找你討個(gè)說(shuō)法嗎?”林倉便是對亦輕聲一片癡心的那個(gè)書(shū)生。

    在外人看來(lái),李淮平日囂張跋扈,腦子卻很單純,所以皇帝喜歡。

    “沒(méi)有,倒是很稀奇!崩罨葱Φ靡荒樔诵鬅o(wú)害。

    這樣一個(gè)廢柴,卻是亦輕聲要扶持的未來(lái)君主。

    亦輕聲也覺(jué)得奇怪,他是故意挑起這場(chǎng)紛爭,倘若崔離咎按兵不動(dòng),接下來(lái)的事情還不好安排。

    亦輕聲拿書(shū)托著(zhù)臉,看著(zhù)李淮將整個(gè)果子吃完,才問(wèn)道:“我讓你去拜見(jiàn)楊將軍,你去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還沒(méi)見(jiàn)著(zhù)人呢,推脫說(shuō)卸甲歸田不再是將軍了不再管朝堂帶不了兵了!崩罨催@會(huì )兒笑不出來(lái)了。

    “楊桫漠當初是被崔相逼得辭官,如今的神策聽(tīng)從祁莨的調令,祁莨曾是崔相的門(mén)徒,楊桫漠必然無(wú)法容忍太久,你多去幾次,拿出你的誠心來(lái)!币噍p聲耐著(zhù)性子說(shuō)。

    扭頭,亦輕聲便看見(jiàn)李淮眼里忍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“事已經(jīng)成了?”亦輕聲這下是真的想揍人了。

    李淮不再逗他,點(diǎn)點(diǎn)頭,說(shuō)道:“我辦事你放心。你都告訴我楊將軍最想要的是什么,我自然不能辜負這一番心意!

    “沒(méi)什么事你可以離開(kāi)了!币噍p聲伸手送客。

    正說(shuō)著(zhù),外頭風(fēng)大起來(lái),直接吹開(kāi)了門(mén),著(zhù)了涼的亦輕聲猛咳起來(lái),李淮忙高聲叫人把門(mén)

    合上,“你身體似乎沒(méi)有好起來(lái),太醫說(shuō)了,不能思慮過(guò)度!崩罨闯蛞(jiàn)亦輕聲寒涼的目光,便不再多說(shuō),只是在亦輕聲身邊坐著(zhù)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“我心脈有缺,說(shuō)不準活不到成年,所以你要努力,在那之前,讓我看見(jiàn)你成為儲君!币噍p聲開(kāi)口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這件事,知道的人極少。

    李淮點(diǎn)點(diǎn)頭,將頭靠在亦輕聲的膝蓋上,緩緩閉上眼,“我會(huì )的!

    永安侯興奮地打開(kāi)門(mén)時(shí),便瞧見(jiàn)李淮靠自己家兒子膝蓋上,自家兒子不僅沒(méi)生氣發(fā)火,還饒有興致地玩著(zhù)李淮的頭發(fā)。

    “逆子!”永安侯頓時(shí)氣不打一出來(lái),將手里的軍報朝亦輕聲砸去,“本以為是流言我無(wú)需理會(huì ),沒(méi)想到你倆真廝混在一起!你是想氣死我嗎?還有你,二皇子,你喜歡誰(shuí)都行,離我兒子遠點(diǎn)!”

    李淮驚后回神,沒(méi)由頭被永安侯罵了一通,只默默站著(zhù),臉上帶著(zhù)微微笑意,他越這樣,永安侯越氣,罵得越狠,話(huà)里連著(zhù)皇帝都沒(méi)逃脫。

    倒是亦輕聲冷靜,撿起砸自己臉上的東西,翻開(kāi)看了看,卻并不高興。

    “議和?”亦輕聲面露疑色。

    李淮湊了過(guò)來(lái),“議和不是好事嗎?”

    亦輕聲合上軍報,看著(zhù)永安侯說(shuō)道:“若是議和,就只能另尋機會(huì )了!

    “你不想賀延快點(diǎn)回來(lái)?”永安侯才想起來(lái)這回事。

    李淮附和道:“說(shuō)的對啊,現在議和,那咱們的布局就沒(méi)了!

    “議和一事很快就會(huì )傳入京都,到時(shí)候鴻臚寺必定會(huì )讓徐少卿去負責,而徐行和太子慣來(lái)交好!币噍p聲轉而笑道,“也未嘗不是件好事!

    永安侯扶額,果然,沒(méi)什么能阻止自家兒子干壞事!靶,你是不是該給我解釋解釋你倆的事情,京城傳的沸沸揚揚,你若是真的喜歡二皇子,我也不會(huì )攔著(zhù),只不過(guò)……”

    亦輕聲抬手示意永安侯不用再說(shuō),道:“我和二皇子是朋友!

    “極好的朋友!崩罨床桓市谋缓鲆,只不過(guò)從頭到尾,亦輕聲都沒(méi)正眼瞧過(guò)他。

    說(shuō)是極好的朋友,或許只是互相利用的棋子。李淮一直是這樣認為的,從他救下亦輕聲的時(shí)候,他就很清楚。

    那時(shí)候亦輕聲第一次入宮,按理來(lái)說(shuō),誰(shuí)都沒(méi)招惹,不會(huì )有人仇視他,可他卻被人推進(jìn)了蓮花池里,亦輕聲不會(huì )水,掙扎著(zhù)幾下,便沉了下去。

    李淮可以不管的,他認識那個(gè)小太監,是太子的人。

    太子為什么會(huì )憎惡亦輕聲,甚至動(dòng)了殺心?明明皇后是一副慈眉善目的樣子,兒子卻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從前李淮便嘗過(guò)太子的手段。

    想著(zhù),李淮突然明白了,太子可以允許別人比他受寵,可他不能忍受一個(gè)人的才能比過(guò)他,就算事永安侯的兒子也不行。

    李淮打暈了小太監,把亦輕聲從蓮花池撈起來(lái)的時(shí)候,亦輕聲已經(jīng)失去了意識,正好巡守的宮女回來(lái),李淮只能躲起來(lái),在暗處看見(jiàn)宮女叫人,亦輕聲又動(dòng)了動(dòng)手,他才放心離開(kāi)。沒(méi)多久,亦輕聲就找上他,說(shuō)是答謝救命之恩。

    李淮沒(méi)想道亦輕聲能知道是他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知道的你不用管,我來(lái),是想問(wèn)問(wèn)你,有什么想要的東西!币噍p聲一舉一動(dòng),不像是個(gè)孩子,冷靜,成熟,而且極有才能,難怪太子會(huì )討厭他。

    想必太傅不止一次在太子的面前夸贊過(guò),京城出了個(gè)天才,是永安侯之子。

    “我想要的東西,輕而易舉就能得到!崩罨从X(jué)得亦輕聲說(shuō)的話(huà)有些可笑,誰(shuí)不知道他是榮寵第一。只要李淮一句話(huà),皇帝什么都可以給他。

    亦輕聲若有所思,隨后說(shuō)道:“那皇位呢?”

    李淮收斂笑意,這話(huà)說(shuō)出來(lái),是會(huì )死的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李淮沉聲,屋子里都是自己人,李淮不擔心話(huà)會(huì )傳出去。但這話(huà),不該是一個(gè)小他兩歲的人說(shuō)出來(lái)的。

    亦輕聲沒(méi)再同他深聊,而是說(shuō)了不少僅來(lái)京城里發(fā)生的趣事,朝堂,江湖,似乎他什么都能及時(shí)知道。

    甚至是宮內,東宮死了個(gè)小太監。

    李淮覺(jué)得,或許亦輕聲說(shuō)的東西,真的能給他。

    賭一把又不虧,反正人總是會(huì )死的,至于死之前要怎么活,就看個(gè)人選擇了。

    與突厥的和談還沒(méi)個(gè)結果,鴻臚寺少卿死在了突厥人手里,于是和談就此作廢,鴻臚寺寺卿在早朝時(shí)憤忿怒罵,皇帝更是大怒,要滅了突厥囂張的氣焰,連著(zhù)下了三道圣旨給遠在邊關(guān)的賀延。

    眼看著(zhù)就要到新年,邊塞羌笛悠揚響則,不得歸家的士兵不敢放下武器,最近突厥人總在黑夜來(lái)襲,死了不少人。

    南方的暖意快要到北邊來(lái)了,突厥人迫不及待地想要奪回他們的草原。

    賀延在保護徐行的時(shí)候,受了傷,可惜的是,沒(méi)護住徐行,當時(shí)場(chǎng)面混亂的很,賀延完全忘記了到底是怎么回事,明明上一眼徐行還躲在自己后邊好好的,下一刻就看見(jiàn)徐行的腦袋和身子分離開(kāi),于是更加的混亂,空氣里滿(mǎn)是血腥味和喊叫聲。

    賀延本想著(zhù),新年能回京城,他還給亦輕聲帶了邊塞的新奇玩意兒,應該是京城里少見(jiàn)的,他錯過(guò)了亦輕聲的生辰,總想著(zhù)要拿更好的東西去補上祝賀。如今雖然晚了些,他還有自信,能夠在開(kāi)春時(shí),給京城帶去好消息。

    戰勝的消息不斷傳回京城,皇帝覺(jué)得,要不了多久,突厥就會(huì )徹底服氣,于是高興地給了賀延不少賞賜。

    鴻臚寺的少卿位置一直空缺著(zhù),皇帝一時(shí)半會(huì )兒找不到合適的人,永安侯便提了嘴,讓亦輕聲去歷練歷練,皇帝想都沒(méi)想便同意了。

    亦輕聲本來(lái)是準備好人了的,沒(méi)想道永安侯直接把他退出去了,為這事,兩人又鬧了矛盾,王舒意自然不會(huì )站在永安侯這邊,只不過(guò)這些日子她自覺(jué)身子倦怠,整個(gè)人都沒(méi)什么精氣神,飯菜沒(méi)吃幾口,便開(kāi)始說(shuō)永安侯的不是,說(shuō)著(zhù)說(shuō)著(zhù),干嘔了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夫人,就算我再不是,你也不必這樣啊!庇腊埠钗煤,他讓亦輕聲去鴻臚寺,就是不想亦輕聲總待侯府,多出去走走,結交些新朋友。盡管亦輕聲澄清了和二皇子的關(guān)系,二皇子可是沒(méi)消停,流言傳得更是離譜。

    亦輕聲本來(lái)是在埋頭吃菜,見(jiàn)王舒意這個(gè)樣子,突然說(shuō)道:“哦,我之前換了娘手串里的東西!

    王舒意抬起頭來(lái),驚訝地瞧著(zhù)亦輕聲,問(wèn)道:“你怎會(huì )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爹既然能生下我來(lái),說(shuō)明他沒(méi)什么問(wèn)題,太醫又說(shuō)娘的身體沒(méi)問(wèn)題,可娘一直以來(lái)都沒(méi)給我添個(gè)弟弟妹妹,我就覺(jué)得很奇怪,太醫說(shuō)娘的身上有種奇怪的香氣,似乎是南疆那邊用來(lái)避子的流朱花。我想那東西會(huì )損害娘的身體,便讓紅鶴換了它!币噍p聲慢哉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紅鶴是王舒意的貼身侍女。

    聽(tīng)了亦輕聲的話(huà),王舒意一個(gè)眼刀過(guò)去,紅鶴連忙跪下,“夫人總得有個(gè)自己的孩子啊!

    “輕聲就是我的孩子!蓖跏嬉鈪柭暤。

    永安侯明白過(guò)來(lái)怎么一回事,愣在原地。

    “你是為了輕聲,所以一直以來(lái)不肯為我生孩子么?”永安侯紅著(zhù)眼,轉而憤怒,“你怎么這么傻?輕聲是那種容不下弟弟妹妹的人嗎?還是說(shuō),你心里從來(lái)沒(méi)有我?覺(jué)得,我會(huì )苛待你生下來(lái)的孩子?”

    王舒意無(wú)措地撫著(zhù)自己的腹部,這個(gè)孩子來(lái)的意外,她既欣喜又害怕,“我不是擔心侯爺,我是擔心我自己,我不是圣人,我害怕,若是我有了自己的孩子,我還會(huì )不會(huì )像現在這樣對輕聲好。輕聲身子不好,又不常與我交心,我真的害怕……”

    亦輕聲起身,毫不猶豫地跪在了王舒意的面前,“娘,您對我的好,我會(huì )永遠記著(zhù),就算以后您變了,我不會(huì )變,這些年若是沒(méi)有您的寬容和照顧,我在侯府不會(huì )過(guò)得舒心,您是個(gè)很好的人,所以不要擔心!

    王舒意紅著(zhù)眼睛,她知道亦輕聲有顆玲瓏心,從來(lái)能夠看透世事人心,所以她更加心疼亦輕聲,希望能夠對亦輕聲更好些,再好些。

    亦輕聲這個(gè)人,凡是別人對他好,他都會(huì )記在心里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,這下就是兩件喜事了!庇腊埠钜话褜⒁噍p聲提起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好什么好,輕聲當了鴻臚寺的少卿,麻煩事就多起來(lái)了,輕聲那個(gè)身體受得住么?”王舒意擔憂(yōu)道。

    而亦輕聲是知道永安侯用意的。

    鴻臚寺掌朝會(huì )、賓客、吉兇禮儀之事,事情必然繁多,現在西北和突厥還打著(zhù),連連勝仗,要不了多久又得少卿遠行負責處理兩國之交。

    上一個(gè)少卿可是死在了西北。

    亦輕聲進(jìn)了鴻臚寺之后沒(méi)出半個(gè)月,突厥的降書(shū)沒(méi)有傳到,反而是將軍賀延戰死的消息回來(lái)震動(dòng)朝堂。

    這在亦輕聲意料之外。

    “他死了,我以為你會(huì )哭來(lái)著(zhù)!崩钪诺昧讼⒘⒖虂(lái)找亦輕聲,在太學(xué)時(shí),賀延對亦輕聲有許多照顧,師生之間的情誼在,賀延死了,李峙怕亦輕聲難過(guò),見(jiàn)了亦輕聲,卻發(fā)現亦輕聲面色平靜,似乎對這件事情沒(méi)有過(guò)多的感情。

    亦輕聲拿著(zhù)鋤頭在自家院子里挖著(zhù)坑,少年身形單薄,滿(mǎn)頭大汗,也沒(méi)有要停下來(lái)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很平靜。

    如一潭死水。

    “父皇震怒,下詔要林祀帶兵滅了突厥,可我看賀將軍的死沒(méi)那么簡(jiǎn)單,你要查嗎?我可以讓軍中的舅父幫忙……”

    “這個(gè)林祀可是皇后的親弟弟,太子的親舅舅,若是他能順利滅突厥,那這天策將軍的位置是他的囊中物了!

    李峙說(shuō)著(zhù),亦輕聲卻像是沒(méi)看見(jiàn)這個(gè)人,只是挖坑。

    說(shuō)了許久,終于是說(shuō)急了,李峙上前抓著(zhù)亦輕聲的手,阻攔他不再繼續。

    “夠了,亦輕聲!

    亦輕聲點(diǎn)點(diǎn)頭,說(shuō)道:“夠深了,他忍了這么久,終于是忍不住了!

    從沒(méi)干過(guò)活的人,手上磨得血紅,李峙看得眼睛不舒服,拿出藥來(lái),輕輕擦拭!澳愎缓茉谝赓R延!

    “他父親對我很好,他也對我很好!币噍p聲的身體習武是個(gè)難事,騎射之術(shù)他并不擅長(cháng),在太學(xué)時(shí),幸好有賀延多加照看,他垂喪著(zhù)頭,看著(zhù)自己挖的坑,“我想在這里種一棵梨花樹(shù)!

    就像初見(jiàn)那日,等梨花盛開(kāi),亦輕聲轉過(guò)身,就能看見(jiàn)故人歸來(lái)。

    “那一定要種一棵大點(diǎn)的,我就說(shuō)你這院子什么花都沒(méi)有,太冷清了!崩钪耪f(shuō)著(zhù),不舍得松開(kāi)亦輕聲的手,待對方抽離,手里只留些許余溫!安徽f(shuō)梨花了,說(shuō)說(shuō)林祀,天策軍二十萬(wàn),你真放心在他手里?”

    “自然不可能!币噍p聲淡然,“等著(zhù)吧,林祀那個(gè)虛有其表的將軍,自然會(huì )輸!

    “今夜要我陪著(zhù)你嗎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李峙指著(zhù)桌上的酒,說(shuō)道:“我帶了好酒!

    “我不喜歡喝酒!币噍p聲嘴上說(shuō)著(zhù),行動(dòng)上卻十分實(shí)誠,坐下了。

    李峙笑著(zhù),倒上兩杯酒,一杯給自己,一杯送到了亦輕聲的面前!耙郧敖心愫饶憧偸歉鞣N推脫!

    “你忘了自己是栽在酒上面的了?”亦輕聲溫柔道。

    李峙點(diǎn)點(diǎn)頭,說(shuō)道:“只有一次,在你手上!

    更何況,李峙那時(shí)候是對亦輕聲沒(méi)有任何的防備,才會(huì )著(zhù)了亦輕聲的道。

    酒里帶著(zhù)桃花的香氣,聞著(zhù)便渾身舒暢,淺嘗一口,又帶了冬日雪的寒涼,這是亦輕聲第一次飲酒,“有人說(shuō)酒能使人忘憂(yōu),但飲酒傷身,你應當少喝的!币噍p聲抬眼望著(zhù)李峙,伸出手去,摘下他的面具,“你有想過(guò),有一日可以不戴這面具嗎?”

    “那樣會(huì )死人!崩钪藕染,一杯飲盡!安贿^(guò)嘛,也不是完全沒(méi)有機會(huì )。只要我遠離皇城,我就可以摘下來(lái)!

    “可你不會(huì )輕易離開(kāi)!币噍p聲摩挲著(zhù)酒杯,“就算你看著(zhù)無(wú)情,你的母妃,你哥哥,都是你的牽掛!

    “因為他們很好,所以我不放心他們!边@點(diǎn),李峙不會(huì )否認!坝行┦虑,必然得是我這樣的惡人來(lái)做,那些見(jiàn)不得光的,都由我來(lái),就好!

    “等一切事了,要不要,跟我去蓬萊?”亦輕聲趴在桌子上,說(shuō)話(huà)聲低了些,緩了些,身體溫熱,頭暈乎乎的。

    李峙愣住,他聽(tīng)說(shuō)過(guò),亦輕聲的生母是蓬萊的仙人,以前倒是沒(méi)問(wèn)過(guò)!澳阆肴ヅ钊R尋親?”

    亦輕聲點(diǎn)點(diǎn)頭,眼睛終于是撐不住合上。李峙瞧過(guò)去,杯里的酒還剩下小半,他沒(méi)想到亦輕聲是真的滴酒不沾,就喝這么點(diǎn)就醉了。

    “這么多年都沒(méi)想過(guò),為什么突然想去了?”李峙覺(jué)得有些奇怪,卻也沒(méi)多想,抱著(zhù)人回屋后,吩咐人守著(zhù)便離開(kāi)了。

    醉酒的感覺(jué)不怎么好,亦輕聲從不沾酒,也沒(méi)想過(guò)喝醉酒后會(huì )是什么感覺(jué),月上梢頭時(shí)風(fēng)吹進(jìn)屋子里,睡著(zhù)的亦輕聲又醒了過(guò)來(lái),床上卻多了一個(gè)人一把刀,刀還抵著(zhù)亦輕聲的脖子。亦輕聲迷迷糊糊的抬手,摸上對方的臉,又閉上眼,喃喃道:“夢(mèng)啊!

    “或許不是!辟R延開(kāi)口。

    亦輕聲這才驚醒,眼底深沉,不見(jiàn)波瀾,“將軍還活著(zhù)啊!

    “我沒(méi)死,你似乎不高興?”

    “你覺(jué)得是我設計的?”亦輕聲頓時(shí)明白過(guò)來(lái)是怎么回事,無(wú)需多想,握住了刀刃。

    賀延仍舊冷著(zhù)臉,“校尉符贏(yíng)給了我假情報,引我入局,三千人,死在了深谷中,我本以為符贏(yíng)是太子的人,查來(lái)查去,卻到你這里來(lái)了!

    亦輕聲沒(méi)否認。

    “是我的人,也是太子的人!币噍p聲覺(jué)得躺著(zhù)說(shuō)話(huà)有些雷人,撐著(zhù)手肘準備起身,賀延也挺配合地起開(kāi)身。

    “我要殺你你一點(diǎn)不怕的么?”賀延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亦輕聲松開(kāi)手,他沒(méi)察覺(jué)到殺意,否則院里的暗衛不會(huì )讓賀延進(jìn)屋,再看看自己的手,沒(méi)有絲毫的損傷!袄蠋,拿一把沒(méi)開(kāi)刃的刀殺人,似乎有點(diǎn)困難!

    賀延挪到一邊,直接躺下,收了刀,說(shuō)道:“你太沒(méi)警惕心了,在太學(xué)的時(shí)候我可不是這樣教你的!

    “那三千人真的死了?”亦輕聲皺眉,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賀延搖頭,說(shuō)道:“徐行便是符贏(yíng)所殺,他說(shuō)這些的時(shí)候,我很震驚,他與我表明了身份,太子那邊逼著(zhù)他害我,那我只能將計就計,那三千人我另有安置,倒是你,現在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還沒(méi)到最好的時(shí)機,再等等!币噍p聲想了想,說(shuō)道:“你要睡這兒?”

    賀延閉眼扯被子,“當然,我這一路趕回京城沒(méi)休息過(guò)!辟R延沒(méi)跟亦輕聲說(shuō)的是,即便有符贏(yíng)和他提前聯(lián)手,要讓太子的人徹底相信他死了,還是得費些功夫,受些傷。說(shuō)著(zhù),賀延從懷里拿出一塊玉環(huán)塞到亦輕聲手里,“路過(guò)藍田的時(shí)候,有個(gè)江湖騙子強買(mǎi)強賣(mài),坑了我一大筆錢(qián),送不出去,給你!

    “老師,以前太學(xué)時(shí)候你話(huà)不多!币噍p聲摸著(zhù)那塊玉環(huán),是極好的玉。

    “院子里種了梨花樹(shù)?”賀延側著(zhù)身子,問(wèn)道:“你是覺(jué)得我死了?”

    亦輕聲也躺下,手里緊緊攥著(zhù)玉環(huán),沒(méi)有回答,玉環(huán),是還。

    “生辰快樂(lè )!辟R延輕聲說(shuō)著(zhù),安心地閉上眼睡去。

    賀延的假死很成功,所有人都覺(jué)得他死了,包括亦輕聲,亦輕聲不是神,無(wú)法保證自己能有十成的把握,他精于算計,要殺死一個(gè)人輕而易舉,可要護住一個(gè)人,很難。

    好在,賀延回來(lái)了。

    突厥本就失去了優(yōu)勢,即使有賀延身死一事稍長(cháng)氣勢,也沒(méi)有持續太久,林祀撿了個(gè)大便宜,直接打得突厥人四散逃離,徹底投了降書(shū),亦輕聲在鴻臚寺將一切事物處理完,已經(jīng)是盛夏。

    夏日炎炎,亦輕聲干脆直接撂挑子,對外宣稱(chēng)病重,在屋子里待著(zhù)哪都不去。

    聽(tīng)說(shuō)亦輕聲病了,第一個(gè)跑來(lái)的便是李淮。

    “你是把整個(gè)京城的珍稀藥材都買(mǎi)了來(lái)?”亦輕聲看著(zhù)仆人們不斷抱進(jìn)來(lái)的盒子,嫌惡地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李淮倒是挺高興,說(shuō)道:“相信我,一分錢(qián)沒(méi)花!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“崔離咎付的錢(qián)!

    亦輕聲聽(tīng)了,扔掉手里的冰酪,上前抓著(zhù)李淮的衣領(lǐng)子,“你沒(méi)事又去招惹崔離咎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次可不是我去惹他的,是他自己送上門(mén)的,他聽(tīng)說(shuō)你重病,就來(lái)問(wèn)我,什么藥能治你的病,我沒(méi)說(shuō),他就把城里藥鋪的珍稀藥材全買(mǎi)了,送門(mén)口來(lái)讓我攔下了沒(méi)讓他進(jìn)!崩罨催B忙解釋。

    亦輕聲松開(kāi)手,說(shuō)道:“我同崔離咎沒(méi)什么交集,他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身邊跟著(zhù)林倉!崩罨囱a充道,又看了看亦輕聲,本想趁機抓個(gè)手吃豆腐,沒(méi)抓住,疑惑,“你這幾天似乎格外的急躁,以前你都不會(huì )對我動(dòng)手動(dòng)腳的!

    亦輕聲嘆了口氣,說(shuō)道:“你說(shuō)得對,我最近確實(shí)很急躁!

    “要不把林倉殺了吧,他總纏著(zhù)你,我都吃醋了!崩罨葱χ(zhù),“殺個(gè)沒(méi)有官職的書(shū)生,很容易!

    亦輕聲的頭微微垂著(zhù),似乎是在想些什么,“暫時(shí)不要!

    他沒(méi)有說(shuō)不可以殺,而是還沒(méi)到時(shí)候。

    天氣不錯的日子,亦輕聲讓人給崔離咎遞了帖子。

    千金樓,千金散盡還復來(lái),天下第一的廚子在這里,很快便成了京都貴人的聚集地,亦輕聲總是稱(chēng)病關(guān)在家養著(zhù),這是第一次來(lái)千金樓,一進(jìn)去便看見(jiàn)不少熟人,因著(zhù)亦輕聲的身份,客氣地打過(guò)招呼后便各做各的事情去,私下竊語(yǔ),好奇亦輕聲來(lái)千金樓做什么。

    跟著(zhù)崔離咎來(lái)進(jìn)了房間,眾人的好奇心更甚,誰(shuí)不知道這京城里頭小侯爺和二皇子交好,而二皇子和崔離咎交惡,如今小侯爺卻約見(jiàn)了崔離咎,不少人想看戲,又沒(méi)人有那個(gè)膽子湊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天下第一廚,比侯府上的味道好太多!比胱,崔離咎一直板著(zhù)臉,一句話(huà)也不說(shuō),看樣子他并不喜歡亦輕聲,于是亦輕聲先開(kāi)了口。

    “小侯爺今日約見(jiàn)我,目的是什么?”崔離咎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燕老說(shuō)你我才學(xué)不相上下,但是為官之道,我不如你,如今我進(jìn)了鴻臚寺任少卿一職,特來(lái)討教!币噍p聲恭謙有禮,說(shuō)明自己的意圖!绊槺阋匝绲乐x,前些時(shí)日多虧了崔公子的藥材,我的病緩和了許多!

    而崔離咎清楚,事情不會(huì )這么簡(jiǎn)單,“藥不是我送的,林倉喜歡你,又知道你見(jiàn)他心生厭惡,所以托我的名義,他沒(méi)期望你對他有所回應,你也不用放在心上!

    亦輕聲微微怔住,嘆了口氣,“我與林公子初見(jiàn),確實(shí)鬧了不愉快,若是有機會(huì )能見(jiàn)一見(jiàn),我想向他道歉!

    “真的?”崔離咎看著(zhù)亦輕聲,覺(jué)得亦輕聲說(shuō)這話(huà)時(shí),語(yǔ)氣誠懇,面上也十分認真,不像是在哄騙他,更何況亦輕聲素日為人不差,“既然是有誤會(huì ),解開(kāi)就好!

    亦輕聲面色為難,“只不過(guò)……”

    “只不過(guò)如何?”崔離咎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想我最好是不見(jiàn)他,否則,會(huì )給他帶來(lái)麻煩!币噍p聲說(shuō)著(zhù),起身,“煩請崔公子將我的謝意與歉意一并帶給林公子,若是將來(lái)林公子有什么地方用得上我的,我一定竭力相助!闭f(shuō)完便走,只留下在屋里沉思的崔離咎。

    崔離咎看著(zhù)亦輕聲離去的背影,暗暗握緊了拳頭,嘴里慢慢咬出字來(lái),“李淮……”

    沒(méi)出三日,李淮便遇上了殺手,幸好有暗衛護著(zhù),沒(méi)有危及性命,但受傷見(jiàn)血,一時(shí)半會(huì )兒也沒(méi)法外出走動(dòng)。

    “他們說(shuō)是你背叛我,同崔離咎聯(lián)手做的!碧t給李淮換藥的時(shí)候,亦輕聲在旁悠哉地吃著(zhù)桃片糕。

    “是我攛掇他干的,動(dòng)作比我意想之中要快!币噍p聲直接承認了。

    太醫渾身一顫,生怕李淮生氣,神仙打架,池魚(yú)遭殃。

    可李淮不僅沒(méi)有生氣,還用著(zhù)十分委屈的語(yǔ)氣說(shuō)道:“不能早早知會(huì )我一聲么?受傷了很痛的!

    “提前告知,你演起來(lái)就沒(méi)那么真實(shí)了!币噍p聲直截了當說(shuō)道:“趕緊找到買(mǎi)兇的證據,你這傷才不是白受!

    “沒(méi)有證據怎么辦?崔離咎不是蠢貨,來(lái)殺我的人都死完了!崩罨磽沃(zhù)臉,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“東西是死的不會(huì )說(shuō)話(huà)!币噍p聲說(shuō)完,連著(zhù)一盤(pán)桃片糕都端走了,貓似的,走路一點(diǎn)聲響沒(méi)有。

    李淮明白亦輕聲話(huà)里的意思!罢咀!”他突然提高了聲音。

    亦輕聲立即站定,回過(guò)頭來(lái),不解地看著(zhù)李淮。

    “讓洛烏給你把個(gè)脈!崩罨窗欀(zhù)眉,不容亦輕聲拒絕。

    洛烏便是給李淮上藥的太醫,聽(tīng)到李淮提到自己,忙上前去到亦輕聲身邊,他還沒(méi)什么動(dòng)作,亦輕聲揚手揮揮,“不必了,我府里的大夫醫術(shù)也不錯,他說(shuō)了我身體沒(méi)什么大礙!

    “真的?”李淮半信半疑,亦輕聲心脈有缺,世間無(wú)藥石可醫,即便如此,他也想亦輕聲能多些時(shí)日。

    “真的!币噍p聲肯定地回答道。

    李淮卻沒(méi)有完全相信他,等亦輕聲走了之后,又問(wèn)洛烏,“你看他,真能活到成年么?”

    “回殿下,只是看小侯爺面色,他看起來(lái)與常人無(wú)異!甭鍨跎裆鼗氐溃骸爸皇撬桓易尦及衙},恐怕……”

    “果然啊……真的無(wú)藥可救嗎?”李淮覺(jué)得心里揪著(zhù),他無(wú)法同別人傾訴,他只能自己受著(zhù)。

    亦輕聲前腳剛走,李峙后腳便來(lái)了。

    “二哥,受的傷嚴重么?”李峙平日里在明面上和李淮的關(guān)系,不親不疏。

    “母妃讓你來(lái)的?”李淮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李峙笑了笑,卻聽(tīng)不見(jiàn)笑聲,說(shuō)道:“母妃聽(tīng)說(shuō)你受傷,可著(zhù)急了,只不過(guò)她現在要為外祖祈福,一時(shí)脫不了身,便讓我來(lái)問(wèn)問(wèn)!蹦菑埫婢呦掳唏g著(zhù)傷痕的臉,藏著(zhù)的心思許深。

    李淮有時(shí)候覺(jué)得,自己看不懂這個(gè)弟弟,可,他能信任他。

    “傷得不重,買(mǎi)兇的人已經(jīng)有眉目了,請母妃安心!崩罨绰f(shuō)著(zhù),讓洛烏退出去。

    李峙得到回應,沒(méi)有半點(diǎn)多待的心思,只是在桌上放了一串朱紅手串,“我從母妃那兒順便拿的,說(shuō)是保平安的!

    李淮沒(méi)有挽留李峙,拿過(guò)手串戴上,心滿(mǎn)意足。

    李峙急著(zhù)出去,是為了跟上洛烏,到了人少的角落,洛烏便被拉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這是做什么?”看著(zhù)抵在自己脖子上的尖刃,洛烏哭喪著(zhù)臉。

    “剛剛你同二哥說(shuō)的話(huà),什么意思?什么叫無(wú)藥可救?”李峙并不知道亦輕聲的病。

    洛烏進(jìn)退兩難,他不是不知道李峙是李淮和亦輕聲都十分信任的人,但亦輕聲心脈有缺的事情,知道的人少之又少。

    “殿下不如去問(wèn)問(wèn)小侯爺呢?”洛烏無(wú)奈,他是不會(huì )說(shuō)的,洛烏篤定李峙不會(huì )真把他怎么樣。

    也確實(shí)如此,李峙只是嚇嚇洛烏,收回刀刃,氣急敗壞地離開(kāi)了。

    洛烏倒是有些為難了。

    “這兩位主對小侯爺太在意了!甭鍨醪桓蚁,等到小侯爺去世那日,這兩人會(huì )多難受。

    買(mǎi)兇殺人的證據傳上去,林倉直接被押進(jìn)了推事院,崔相的門(mén)生犯事,連著(zhù)崔相也被皇帝懷疑,牽扯皇親貴胄,皇帝不會(huì )輕易了事,更何況還是他最疼愛(ài)的皇子出事。林倉只是個(gè)書(shū)生,在推事院挨不住,便把崔離咎說(shuō)了出來(lái),自然,這話(huà)是否真正出自他的嘴里并不重要。推事院掌事王繆與永安侯年少時(shí)便是朋友,如今自然是給李淮做事。

    子之錯,父有責,崔離咎跟著(zhù)進(jìn)了推事院,崔相被禁足,太子終于是坐不住,沒(méi)忍著(zhù)給崔相說(shuō)了幾句情,招惹了皇帝不悅。

    太子不傻,審時(shí)度勢,及時(shí)止損,明面上他不能再出面,只能暗地里做事,找機會(huì )保住崔離咎。

    沒(méi)多久,林祀與突厥勾結害死賀延的證據送到了皇帝面前,皇帝氣急攻心,直接吐了血。

    太子和二皇子一同守在皇帝的寢殿外,只有二皇子得了允許進(jìn)去。

    之后也不知道皇帝同二皇子說(shuō)了些什么,次日,從來(lái)不上朝的二皇子第一次參與政事,甚至幫著(zhù)皇帝批閱折子。

    朝中風(fēng)向變化極快,不少太子黨已經(jīng)開(kāi)始懷疑,他們這個(gè)太子或許很快就會(huì )失去儲君之位。

    “你身上有傷,朕卻讓你做這么多事情,你母妃知道了怕是會(huì )怪我!被实劭粗(zhù)李淮,他向來(lái)是疼愛(ài)這個(gè)兒子,所以不希望他過(guò)多參與朝廷紛爭,而現在,他需要給太子一些警告。

    “太醫說(shuō)了父皇需要靜養,兒臣能為父皇分憂(yōu),這點(diǎn)傷算什么,父皇疼愛(ài)兒臣,一定會(huì )很快好起來(lái)的!崩罨丛诨实勖媲,習慣了撒嬌,他說(shuō)的話(huà),句句都是皇帝喜歡的,都說(shuō)皇帝疼愛(ài)李淮是因為他的母妃漂亮,可人是會(huì )老的,色衰愛(ài)弛,僅僅憑著(zhù)一張臉是不足以守住君王心的。

    李淮和云貴妃一樣聰明,知道皇帝喜歡什么樣的人。

    “太子若是有你這樣讓朕省心就好了!被实圯p輕拍著(zhù)李淮的肩膀,嘆著(zhù)氣,又說(shuō)道,“不過(guò),你同輕聲莫要逾矩,你們是兄弟,即便再喜歡,也不可以!

    “兒臣對他不是那種心思!崩罨囱鲋(zhù)臉,一笑。

    皇帝欣慰,“既是如此,你也該有個(gè)人陪著(zhù)了。京中貴女,你喜歡誰(shuí),同朕說(shuō)!被实壑熬孢^(guò)李淮一次,這次是動(dòng)真格的。

    李淮低著(zhù)頭,在折子上批注,話(huà)語(yǔ)里分不清喜悲,道:“是,父皇說(shuō)的不錯!

    “崔離咎的事情,你看該怎么辦?”皇帝似是有所猶豫,這件事?tīng)可鎯,皇帝一時(shí)半會(huì )兒還不想朝廷有過(guò)大的動(dòng)亂,思慮再三,竟然想聽(tīng)聽(tīng)李淮的意思。

    這幾日李淮處理奏章時(shí)皇帝從旁看著(zhù),李淮的能力不錯,這么些年因為太子,也是一直收斂著(zhù),有那么一瞬間,皇帝覺(jué)得自己做錯了,他不想兒子同他當年一樣去爭去搶?zhuān)越o了太子應有的尊榮,也從別的方面補償其他孩子。

    可結果是,太子太貪心了。

    “父皇此前決策并無(wú)不妥,斬草除根,就該讓突厥人永遠起不來(lái),不過(guò)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過(guò)林祀的身份特殊……”皇帝搖搖頭,“朕也沒(méi)想到,會(huì )是如此!被实蹪M(mǎn)臉愁色,能夠代替賀延的人太少了,而賀延偏偏死在了詭計爭端里,“朕對賀家父子虧欠太多!备缸觽z都是為了他的天下而死,他清楚。

    “兒臣倒是覺(jué)得,前任神策將軍楊桫漠可用!崩罨粗毖。

    皇帝的眼睛一亮,“朕倒是把他忘了!”

    楊桫漠到達西北那日,皇帝又收到了新的軍報,于是病得更嚴重了,而這次,沒(méi)人知道軍報內容。

    皇城內,疑心好奇的人不在少數。

    蘭殿千秋節,稱(chēng)名萬(wàn)歲觴。

    鴻臚寺忙著(zhù)準備萬(wàn)壽節的事項,亦輕聲也不能閑著(zhù)。

    “這兩日,京中的外邦人多了,偏偏是在這時(shí)候,萬(wàn)一出了岔子……”李峙閑來(lái)無(wú)事,在鴻臚寺給亦輕聲打下手,也不知道他是從哪里翻出來(lái)的鴻臚寺的主簿官服,套在身上有模有樣的。

    亦輕聲懂得外邦語(yǔ)言,要負責接待來(lái)給皇帝賀壽朝貢的外邦人,清點(diǎn)人和東西,事情做完,李峙才跟著(zhù)亦輕聲一起到了侯府。

    “我倒是不擔心突厥人!币噍p聲招呼人給李峙準備熱茶。

    “兔子急了還咬人,更別說(shuō)突厥人生性殘忍,現在混進(jìn)京城很容易,你要早做防備!崩钪糯_實(shí)擔心!皩α,父皇對外不宣的那份軍報,寫(xiě)的是什么?”李峙也很好奇。

    亦輕聲不解,“我怎么會(huì )知道?”

    “你會(huì )不知道?”李峙一臉不相信的神情。

    亦輕聲抿了抿嘴,聞了聞手里的杯子,他喝的不是茶,而是加了鎮定心神的藥,一切都在加快,只是因為他時(shí)日無(wú)多!拔也,應該是賀延身亡一事,諸多線(xiàn)索,都指向了太子!

    賀延的死,是亦輕聲心里的一塊疤,李峙頓時(shí)覺(jué)得自己不該問(wèn)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我不該勾起你的傷心事!崩钪糯怪(zhù)頭,到亦輕聲身邊,此前沒(méi)注意,亦輕聲的脖子上多了一條紅繩鏈子。

    亦輕聲淡然,“傷心事?”看著(zhù)李峙的眼睛,他頓時(shí)明白過(guò)來(lái),賀延還活著(zhù)的事情,他只告訴了永安侯與李淮。于是心虛地摸著(zhù)鼻子,將藥放在一旁,“其實(shí)……”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,李峙又把藥拿了回來(lái),示意他必須喝下。

    亦輕聲無(wú)奈,捏著(zhù)鼻子一口氣干完。

    “賀延沒(méi)死!币噍p聲吐著(zhù)舌頭,著(zhù)實(shí)被藥給苦到了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沒(méi)死?”李峙明白過(guò)來(lái),“難怪,我說(shuō)你怎么這么快就緩過(guò)來(lái)了,還能正常去鴻臚寺處理公務(wù)。這件事還有誰(shuí)知道?”

    亦輕聲瞥過(guò)眼去。

    “看來(lái)只有我不知道……你什么都瞞著(zhù)我……”李峙覺(jué)得有什么東西哽著(zhù),再說(shuō)不出別的。

    “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!币噍p聲解釋。

    “我清楚。我也說(shuō)過(guò),你要我做什么都可以!崩钪磐蝗辉谝噍p聲面前蹲下,抓住亦輕聲的手,仰著(zhù)頭對上亦輕聲的眼睛,“我和二哥不一樣,他要皇位,我要的是你!币恢睗摬卦谛睦锏脑(huà),李峙終于是把它說(shuō)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亦輕聲的眼里有著(zhù)錯愕。

    “你這么聰明,不會(huì )看不出我喜歡你!崩钪攀稚狭飧,似乎是在害怕亦輕聲抽離他的手,可亦輕聲什么都沒(méi)做,只是任由他抓著(zhù),手上隱隱出現紅痕,也沒(méi)有半分要抽離開(kāi)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是,我看得出來(lái)!币噍p聲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李峙突然松了口氣,緩了會(huì )兒,意識到自己過(guò)于用力,趕緊松開(kāi)手給人道歉。

    “既然這樣,好好活著(zhù)行不行?”李峙迫不及待地說(shuō)道。

    亦輕聲愣住,問(wèn)道:“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二哥和洛烏說(shuō)話(huà)的時(shí)候,我聽(tīng)見(jiàn)了!崩钪盘拱,“可洛烏說(shuō)……”

    “說(shuō)我活不了了?”亦輕聲沉下臉,“確實(shí),他說(shuō)我活不到成年,但也不是完全沒(méi)有辦法!

    “有藥?”李峙焦急問(wèn)道。

    “蓬萊,或許能救我!币噍p聲點(diǎn)著(zhù)頭,說(shuō)道。院子里梨花樹(shù)下,不知道什么時(shí)候開(kāi)滿(mǎn)了藍色的小花,風(fēng)起時(shí),心底感得一陣安寧。

    面具下的眼睛紅透,里頭含著(zhù)眼淚!澳惆l(fā)誓沒(méi)有騙我?”李峙實(shí)在無(wú)法輕易相信亦輕聲說(shuō)的話(huà),亦輕聲看似單純,內心的彎彎繞繞比九連環(huán)還難解,他害怕自己一直是那個(gè)被隱瞞的人。

    別的事情李峙都可以不計較,唯獨生死一事,待到來(lái)日后悔就晚了。

    “或許……”亦輕聲注視著(zhù)李峙的眼睛,“我無(wú)法向你保證,無(wú)法對你的喜歡作出任何回應,你答應同我去蓬萊,很可能,會(huì )失望……”

    說(shuō)著(zhù)話(huà),李峙再也忍不住,把人猛地帶入自己的懷里,懷里的人瑟縮著(zhù),他從未發(fā)現,亦輕聲不是個(gè)涼薄之人,只是在隱藏自己的感情罷了,亦輕聲也是怕死的。

    “老天爺一定不會(huì )忍心讓你這么年輕就死去的!崩钪挪恢肋@話(huà)是在安慰亦輕聲還是安慰自己。

    萬(wàn)壽節這日,盛況空前,普天同慶,飛龍彩燈與無(wú)數孔明燈一同在夜空時(shí),皇帝給李淮賜了婚,清河張氏張浮之女張漣漪,傳聞是一才女,三歲便會(huì )作詩(shī),模樣更是貌比西施,無(wú)論哪方面和二皇子都是良配。

    亦輕聲拿了酒,恭喜二皇子得人生大喜。

    李淮的臉上看不出喜悅,卻也不覺(jué)悲傷,他很平靜地接受了這件事情,他知道一旦選擇爭奪儲君之位,這是無(wú)論如何也躲不開(kāi)的。

    旁人的歡聲笑語(yǔ),聽(tīng)在李淮的耳朵里,十分的嘈雜,現在的李淮,滿(mǎn)心滿(mǎn)眼都是亦輕聲。

    “是該好好慶賀的,只不過(guò)你要少喝些酒!崩罨囱奂彩挚斓貖Z過(guò)亦輕聲手里的那杯酒,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李峙跟著(zhù)也過(guò)來(lái)祝賀,不著(zhù)痕跡地給了亦輕聲離開(kāi)的機會(huì ),他看得出來(lái)李淮還想再多說(shuō)些什么,李峙卻不想給李淮這個(gè)機會(huì )。內心的占有欲作祟,喝進(jìn)去的酒似乎有些變味,有點(diǎn)酸,不好喝。

    永安侯擔心自家兒子,跟人隨意應付了幾句便找皇帝說(shuō)話(huà)去了。

    皇帝多少有些心虛。

    “朕知道你來(lái)是想說(shuō)什么,可朕沒(méi)辦法,近日太子所作所為,讓朕有些難,朕這些兒子里頭,能比得上太子的,也只有淮兒!被实壑獣杂腊埠钍怯卸嗵蹛(ài)亦輕聲的,別說(shuō)是堂兄弟,就算是親兄弟,永安侯也不會(huì )說(shuō)什么。

    而永安侯沒(méi)說(shuō)那些責怪怨懟的話(huà),他目光真摯,“皇兄,做得很好!”

    永安侯亦是想斷了李淮和亦輕聲之間的糾葛,現在皇帝做了這個(gè)惡人,他省心多了。

    皇帝身邊能說(shuō)真心話(huà)的人沒(méi)幾個(gè),現在能信任的人也沒(méi)幾個(gè)。

    酒喝多了,逐漸卸下防備,二人又聊起了當年。

    “你為我尋仙蓬萊,多年來(lái)在背后鼎力支持我的任何決斷,說(shuō)實(shí)話(huà),我是很感激的,我也想過(guò),若是淮兒執意如此,成全他二人也不是個(gè)問(wèn)題,可我不僅個(gè)父親,還是君王……”皇帝非拉著(zhù)永安侯在自己身邊坐下,勾著(zhù)永安侯的肩膀,邊喝邊哭,幸好有屏風(fēng)擋著(zhù),否則讓權貴見(jiàn)了,君王的顏面都沒(méi)了。

    “皇兄,我從來(lái)都是站你這邊的,少年時(shí)我就知道,你一定會(huì )是個(gè)好皇帝!笔聦(shí)也確實(shí)如此,只不過(guò)誰(shuí)都有弱點(diǎn)瑕疵,皇帝也有不少掌控不了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會(huì )給輕聲尋更好的親事,朕跟你保證!币粫r(shí)半會(huì )兒,皇帝是不會(huì )輕易讓永安侯離開(kāi)的。

    亦輕聲將余下事物交給下屬之后,借著(zhù)醉酒離開(kāi),李峙本來(lái)想跟著(zhù),自從知道了亦輕聲心脈有缺活不久,他就沒(méi)睡過(guò)好覺(jué),恨不得時(shí)時(shí)刻刻都要看見(jiàn)亦輕聲在自己的眼前,不要求他活蹦亂跳,有口氣都讓人安心。

    又是一個(gè)月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推事院暗中將林祀帶回京城,進(jìn)了推事院的沒(méi)有人可以完好無(wú)損地出來(lái),林祀受了極刑,竟然從推事院逃了。

    左臺御史中丞柳清明到皇帝面前請罪的時(shí)候,永安侯也在,二人互換眼神便知道了對方的想法,永安侯幫著(zhù)柳清明說(shuō)好話(huà),皇帝苦惱但沒(méi)有重罰,只讓柳清明把人抓回來(lái),柳清明那雙好看的丹鳳眼瞇著(zhù),領(lǐng)命離開(kāi)。

    柳清明是故意放走林祀,畢竟推事院里的人都不好惹,怎么可能輕易就讓犯人逃脫,他早就看不慣林祀仗著(zhù)自己是皇后弟弟,囂張跋扈的作風(fēng)。

    幫助林祀逃走的是林祀的心腹程思,實(shí)際上,程思早就被柳清明收買(mǎi),柳清明讓程思待在林祀身邊,是需要林祀犯下更大的錯誤,連著(zhù)皇后一起,陷入不復之地。

    這需要很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,但也不會(huì )太久。

    亦輕聲十七歲生辰這日,侯府十分熱鬧,而過(guò)生辰的主角卻不在侯府,李峙找不到人,甚至跑去李淮的府上。

    “別擔心,他在燕太師那里!崩罨吹故侵獣砸噍p聲的下落。

    李淮這才想起來(lái),最近燕太師的身體不大好,而洛烏早就跟在了亦輕聲的身邊,這次,是燕太師求醫。

    李峙卻沒(méi)法不擔心。

    “太子之師,你告訴我不擔心,別跟我說(shuō)你不知道,太子也在找林祀,輕聲做的事情,遲早會(huì )被太子發(fā)現他是幕后主使,你說(shuō),我要怎么才能不擔心?”

    撂下話(huà),李峙不管不顧地往燕府趕去,路上卻遇到了麻煩。

    李淮無(wú)奈。

    地位越高,反倒是開(kāi)始束手束腳。

    張漣漪抱著(zhù)一堆畫(huà)作進(jìn)了屋,她見(jiàn)著(zhù)了剛出去的李峙,平日里倒是沒(méi)見(jiàn)這二人有什么來(lái)往,心下有疑惑,卻沒(méi)多問(wèn)。

    “殿下,你看看這些畫(huà)作,哪一幅適合送給世子呢?咱們要快些過(guò)去了!睆垵i漪嘴上催促著(zhù)。

    李淮臉色不怎么好,拉著(zhù)張漣漪在自己身邊坐下,“不用太費心,我和他之間要少來(lái)往!

    自李淮成親之后,便很少主動(dòng)去永安侯府。

    張漣漪蹙眉,她嫁給李淮之前聽(tīng)了不少傳聞,現在李淮倒像是在刻意避嫌。

    “那我替殿下送過(guò)去,這些都是名家畫(huà)作,世子應當會(huì )喜歡!睆垵i漪并不想因為自己影響到李淮和亦輕聲之間的關(guān)系,永安侯深得皇帝信任,如今李淮好不容易改邪歸正,皇帝也對他另眼相待,或許有朝一日,儲君之位真的會(huì )到李淮這兒來(lái),萬(wàn)不可這時(shí)候同亦輕聲鬧掰。

    為了將來(lái),她可以忍受那些流言蜚語(yǔ),可以主動(dòng)去討好亦輕聲。

    “好!背捎H之后,二人算得上相敬如賓,李淮甚至很喜歡張漣漪,她如同傳聞中那樣有才氣,溫柔賢淑,模樣更是動(dòng)人。

    張漣漪離開(kāi),李淮才叫來(lái)暗衛,他心緒不寧,張漣漪看不出來(lái),若是換做亦輕聲,不需要他多說(shuō),亦輕聲一定明白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看好阿峙!

    燕太師平日里喜歡清靜,偌大的府邸里并沒(méi)多少人。

    碩大的銀杏樹(shù)將院子的整片天都遮住,陽(yáng)光透過(guò)葉子間的縫隙落下,掉在棋盤(pán)上,洛烏為燕太師診斷后,開(kāi)了藥方,燕太師卻提出要同亦輕聲下一局。

    棋盤(pán)上對陣殺伐,燕太師不會(huì )因為亦輕聲是小輩而讓著(zhù)他,亦輕聲也拿著(zhù)自己的真本事陪同,若是平常,應當是令人高興的一局棋。

    “我老了……”看著(zhù)棋局上白子逐漸失勢,燕太師撫著(zhù)自己發(fā)白的眉毛,嘆著(zhù)氣。

    “局勢分明,學(xué)生也該回去了!币噍p聲起身,想要離開(kāi)。

    燕太師卻是揮了揮手,頃刻間,周?chē)鷿M(mǎn)是手持長(cháng)刀的殺手。

    “你還年輕,為何非要摻和奪嫡之爭,那個(gè)位置太子不能勝任嗎?”燕太師不清楚亦輕聲在這場(chǎng)爭斗中到底做了多少事情,他在收到太子的請求之后不是沒(méi)有猶豫過(guò),然而,他是無(wú)論如何不會(huì )讓人動(dòng)搖國之根本的。

    “您是太子之師,自然只能看見(jiàn)太子的好!币噍p聲十分冷靜地道:“您如今還活著(zhù),尚能對太子行為有所規勸,可您還能活多久呢?”

    洛烏在旁咳嗽了兩聲,燕太師的身體確實(shí)撐不了多久,所以,他才會(huì )來(lái)殺亦輕聲?梢噍p聲說(shuō)話(huà)也太不客氣了,不管怎么說(shuō),這也是亦輕聲的老師。

    亦輕聲恭敬行禮,“學(xué)生知道,您不會(huì )無(wú)緣無(wú)故邀我來(lái)此,學(xué)生做好了赴死的準備,但是,殺了我,李鈺也坐不上那個(gè)位置,您應該是最清楚他配不配的人!

    實(shí)話(huà)終究是沒(méi)人喜歡聽(tīng)的,燕太師不愿意再多廢話(huà),下令動(dòng)手。洛烏當即把人護在身側,手中袖箭解決了幾個(gè)人,抵不住對方人多,亦輕聲武功不差,無(wú)奈他的身子撐不住,一番下來(lái),是必然會(huì )死在這里。

    下一刻,幾個(gè)殺手讓人給踹飛,來(lái)的是李峙,他看起來(lái)比亦輕聲還要狼狽些,身上好幾處都帶著(zhù)傷。

    “李峙?”亦輕聲稍作驚訝,隨后皺眉,“你一個(gè)人來(lái)?”

    飛濺的血污了李峙臉上的面具,他干脆取下來(lái)扔在一旁,露出滿(mǎn)是燒傷的疤,面目看著(zhù)可怖,嘴上卻帶著(zhù)笑,“我一個(gè)人夠了!

    洛烏迅速到李峙身邊,給李峙吃了顆藥,“止血的!

    “謝了!崩钪趴梢哉f(shuō)是個(gè)瘋子,他完全不在意自己身上有多少傷,感覺(jué)不到疼一般,不躲閃,直接往前闖,只憑著(zhù)一把劍到了燕太師身邊!袄蠋,對不住了!

    燕太師苦笑問(wèn)道:“倒是不知道,你二人也有來(lái)往!

    明面上,亦輕聲交好的人只有李淮,李峙從來(lái)都是暗地里去見(jiàn)他的,他們之間的關(guān)系,沒(méi)幾個(gè)人知道。

    李峙不想過(guò)多廢話(huà),劍靠著(zhù)太師的脖子,要殺人不過(guò)是眨眼間。

    “學(xué)生殺老師,天理不容!”燕太師憤恨道。

    亦輕聲本想攔著(zhù)李峙,話(huà)還沒(méi)說(shuō)完,兩眼一黑,一口血吐了出來(lái)。

    洛烏連忙扶著(zhù)亦輕聲,探脈后望著(zhù)李峙,焦急道:“糟糕,世子中毒了!可是我檢查過(guò)吃食,沒(méi)有問(wèn)題的啊!

    被李峙挾持的燕太師無(wú)奈搖著(zhù)頭,“亦輕聲,你現在回頭,我可以給你解藥!

    亦輕聲眼前模糊,燕太師的話(huà)聽(tīng)不真切,尋著(zhù)聲望去,抬手拭去唇邊血漬,“老師,我走的就是一條不歸路!

    慌亂的是李峙,受傷劍又進(jìn)一分,“老師,把解藥給我!”

    洛烏急忙拿出銀針,封住亦輕聲身上的幾處大穴,避免毒素蔓延到心肺,亦輕聲本就心脈有缺,當下直接疼昏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你能解嗎?”李峙看向洛烏,他是知道的,洛烏的醫術(shù)絕頂,天下沒(méi)幾個(gè)人能比及,見(jiàn)洛烏稍微沉思片刻后點(diǎn)頭,李峙便是毫不猶豫地一劍了結了燕太師!罢湛春盟!闭f(shuō)完,李峙提劍就走。

    洛烏顧不得李峙要去做什么,他現在必須亦輕聲去解毒。

    幾乎是從閻王手里硬搶?zhuān)鍨醪虐讶私o救回來(lái)。醒來(lái)的時(shí)候是在永安侯府,永安侯同王舒意守著(zhù)不敢有絲毫分心,見(jiàn)亦輕聲醒來(lái)才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“李峙呢?”亦輕聲掃了一遭,屋里沒(méi)有看見(jiàn)他要見(jiàn)的人。

    洛烏端著(zhù)藥來(lái),說(shuō)李峙離開(kāi)不知道去了哪兒,亦輕聲臉色煞白,人還沒(méi)完全恢復,便急著(zhù)要下床。

    “你給我好好躺著(zhù),三皇子那里不用你操心!庇腊埠盍私馐虑榻(jīng)過(guò)后,早就派了人去,見(jiàn)亦輕聲這么著(zhù)急,怒從中來(lái),一把將亦輕聲按回床上去,“你明知道有危險,還去燕太師那里,現如今李峙殺了燕太師,又想對太子出手,若不是我及時(shí)阻攔,他必然闖下大禍!

    亦輕聲躺著(zhù),身上半點(diǎn)氣力也沒(méi)有,沒(méi)法再掙扎,“我只是沒(méi)想到,老師真的會(huì )對我下手!

    “人心最不可信,我向來(lái)教你的!

    “爹,別讓李峙亂來(lái),他會(huì )壞我計劃!倍谕,亦輕聲便放心睡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燕太師所作所為,皇帝震怒,然而更讓他氣急攻心的是,林祀逃去河西,與吐蕃里應外合,致使河西落入吐蕃之手,漠北又生動(dòng)亂,而林祀受命太子行事種種皆被揭露,朝野震驚,要求皇帝另選東宮之主。

    事情發(fā)生得太快,太子還沒(méi)反應過(guò)來(lái),人已經(jīng)被禁足。

    太子認錯的態(tài)度十分誠懇,將所有的事情都推在了林祀身上,皇帝到底是喜歡這個(gè)兒子,即便太子一次次試探他的底線(xiàn),動(dòng)搖國之根本,即便皇帝確實(shí)生了扶持李淮的心思,他也對這個(gè)兒子抱有期望。

    亦輕聲修養了幾天,問(wèn)到李峙的時(shí)候,才知道永安侯所謂的阻攔李峙,是把李峙給囚在了自家別院。

    “你這樣盯著(zhù)我做什么?”永安侯心虛,不敢對上亦輕聲的目光。別說(shuō)是李峙,就算是李淮,找到機會(huì )永安侯也得揍他一頓。

    亦輕聲清楚李峙的性格,他睚眥必報,誰(shuí)的面子都不給,就算是永安侯勸阻,僅憑幾句話(huà)是不能攔得住人的,永安侯把人關(guān)起來(lái)雖然過(guò)火,也是沒(méi)別的更簡(jiǎn)便的法子。亦輕聲趕去見(jiàn)到李峙的時(shí)候,李峙比他想得還要慘,手腳都綁著(zhù),連嘴也沒(méi)給人留,面具早丟在一旁,臉上弄出來(lái)的傷疤也掉的差不多,底下那張臉,同李淮長(cháng)得一模一樣。

    永安侯冷著(zhù)臉,“我見(jiàn)他真面目時(shí)是真嚇了一跳,仔細一想,輕聲你不會(huì )不知道,這可是欺君之罪!

    “雙生子是為不祥,云妃娘娘為了讓兩個(gè)孩子都活下來(lái),放了一場(chǎng)大火!备改钢異(ài)子,則為計深遠,亦輕聲不會(huì )去拆穿,甚至還會(huì )幫著(zhù)李峙。

    見(jiàn)到亦輕聲,李峙很激動(dòng),不顧自己還被綁著(zhù),就想到亦輕聲身邊來(lái),摔了個(gè)滿(mǎn)懷。

    亦輕聲瘦弱的身軀抱著(zhù)李峙,在李峙的耳畔輕聲安撫著(zhù),“我還活著(zhù),別擔心!币贿呎f(shuō)著(zhù),一邊麻利地給李峙解綁。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有危險,還要去!”李峙卻不在乎自己被永安侯捆起來(lái)這事。

    亦輕聲身子微顫。

    “我想賭一次,我以為,老師是個(gè)識大局的人!

    事實(shí)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人再如何理智,也是會(huì )有偏心的時(shí)候,即便燕太師知道太子并非是個(gè)完美的儲君,可他不想接受自己傾注畢生心力的學(xué)生是個(gè)不完美的人。

    李峙頓時(shí)有些慌亂,撫著(zhù)亦輕聲的背,“沒(méi)事,只要我在,無(wú)論是什么樣的賭局,你都能贏(yíng)!

    又兩日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太子給林祀送去的信件被截獲,林祀起兵,戰事四起,京城忽然又生了亂子,好幾處酒樓起大火,燒死不少人,皇帝焦頭爛額,對外稱(chēng)病,將朝中一切事務(wù)交給了李淮。

    入冬后的第一場(chǎng)雪,不怎么覺(jué)得冷。

    宣政殿內,皇帝坐在龍椅上,面色頹然,而在他面前站著(zhù)的是李淮。

    “阿貍……過(guò)來(lái)!卑⒇偸抢罨吹男∶,在李淮極小的時(shí)候,皇帝很喜歡這樣叫他,親昵,一點(diǎn)也不生分,也不知道是什么時(shí)候開(kāi)始,明面上皇帝依舊很寵愛(ài)李淮,可這個(gè)兒子卻是越發(fā)得讓他看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孩子長(cháng)大了,羽翼漸漸豐滿(mǎn),遲早會(huì )飛離父母的懷抱,擺脫父母的控制。

    李淮飛的太遠了,皇帝以為自己的手里還握著(zhù)風(fēng)箏線(xiàn),恍然之間察覺(jué),線(xiàn)的那端早就空無(wú)一物。

    皇帝朝著(zhù)李淮招手,李淮卻沒(méi)有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這個(gè)位置!被实蹏@了口氣,“朕應當早些看清楚的,這些年,朕把自己困在了夫妻和諧,兄弟和睦,父慈子孝的幻境里,為什么不能讓朕一直沉迷其中呢?”

    “父皇,我不敢說(shuō)我沒(méi)有錯,但皇兄他,不配坐上去!崩罨磳⒗钼曔@些年所犯樁樁件件,一字一句,所有的證據都擺在了皇帝的面前,一點(diǎn)點(diǎn)地擊碎皇帝的幻想,毫不留情。

    皇帝咳嗽了兩聲,他的身體越發(fā)地差了。

    “你做這些,爭這個(gè)位子,是為了天下蒼生?”皇帝疑惑地看向李淮。

    李淮卻是沒(méi)有任何猶疑,“是為了我自己!

    得到李淮的答案后,皇帝笑了,發(fā)自?xún)刃牡男,這個(gè)孩子像他,從出生時(shí)就很像,“那就接著(zhù)往前走,朕會(huì )為你鋪路!币痪湓(huà)說(shuō)出,又朝著(zhù)李淮招手,皇帝想要站起來(lái),身形忽然一晃,險些跌落在地上。

    幸好李淮動(dòng)作快,扶住了皇帝,下一刻,皇帝卻是昏死了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太醫查驗一番,卻是什么結果都沒(méi)有,沒(méi)人知道皇帝這到底是怎么了。

    洛烏趕來(lái)宮中已經(jīng)是大半夜,前些時(shí)日他離開(kāi)京城,給亦輕聲尋藥去了,剛入城還沒(méi)來(lái)得及去侯府,便被李淮的人帶走。

    “回殿下,是毒!甭鍨踅(jīng)驗豐富,無(wú)論是北疆還是苗疆的毒,他都略知一二。

    李淮不怎么高興,如今皇帝身邊都是他的人,根本沒(méi)人有機會(huì )給皇帝下毒,于是把皇帝身邊的人都叫了來(lái),責問(wèn)之后才知道,林祀起兵的消息傳來(lái)時(shí),皇帝去見(jiàn)了太子。

    手心手背都是肉,皇帝到底是心軟。

    如今太子被幽禁東宮,日子并不好過(guò)。

    里里外外的人都讓李淮換了個(gè)遍,即使是皇后也很難見(jiàn)到太子一面。

    殿內一片狼藉,到處都是李鈺打砸的器物,他一時(shí)氣憤殺了個(gè)宮女后,李淮便讓人把他的刀劍全收了,于是他不許人收拾,喝了酒之后更加瘋癲,皇帝去見(jiàn)他的時(shí)候,李鈺鬧著(zhù)要上吊去死。

    見(jiàn)到皇帝來(lái),李鈺以為有了希望,抱著(zhù)皇帝的腿哭訴,說(shuō)自己是被李淮陷害,求皇帝還他一個(gè)清白,他太子當得好好的,怎么可能犯蠢謀逆。

    皇帝卻有些失望,他一直以為,李鈺是可以同李淮抗衡的,李鈺在朝中有自己的勢力,這幾年卻被李淮逐一拔除,皇帝不喜歡朝臣涉足黨爭,一直以來(lái),他完全沒(méi)有注意到自己那個(gè)不成器的兒子,他的目光都放在了太子的身上,竟然從未注意到太子是如此的懦弱無(wú)能,離開(kāi)了那些將他捧上高臺的人,他什么都不是。

    儲君,絕不能是朝臣的傀儡。

    皇帝一腳踢開(kāi)了李鈺,“倘若你還是朕的兒子,靠自己去爭!

    其實(shí)皇帝不在意李鈺是否犯下大錯,他殺多少人,都無(wú)所謂,只要他有這個(gè)能力,可李鈺的表現過(guò)于讓他失望。

    只是一個(gè)李淮就能將他擊潰,若是讓他坐上皇位,這李家的江山能不能守住還是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皇帝沒(méi)想到自己不過(guò)是去見(jiàn)了一面李鈺,就能被自己的兒子下毒坑害。

    皇帝不得不承認自己老了。

    “毒能解嗎?”李淮急切地問(wèn)著(zhù)洛烏。

    洛烏點(diǎn)著(zhù)頭,面色有些為難。

    “你要用什么藥什么法子都可以!”李淮現在要的,只是儲君的位置,而不是皇位,他對皇帝有怨懟,更多的是崇敬和孝順。

    “屬下不缺藥,甚至手上就有,只不過(guò),這藥是可以穩住世子心脈的……世子他的狀況越來(lái)越差,撐不了多久了!甭鍨鯇⑺幗唤o了李淮,藥只有一顆,人只能選一個(gè),這個(gè)選擇,他交給了李淮。

    李淮整個(gè)愣住,這些天,京城不怎么安定,亦輕聲在鴻臚寺當值時(shí),突然昏厥過(guò)去,他本來(lái)就心脈有缺,時(shí)日無(wú)多,之前在燕太師的府上中了毒,余毒未清,如今是更加嚴重了,這也是洛烏離京求藥的緣由。

    周遭的一切都很安靜,雪仍舊下著(zhù)。

    皇帝醒來(lái)之后,廢了太子,改立李淮為儲君。

    柳清明很快就查到在京城內縱火的人,竟然是廢太子妃的哥哥,自然是站廢太子那邊的,可惜的是沒(méi)抓到人。

    再一日,連被幽禁的李鈺都弄丟了。

    李淮頭一次在柳清明面前發(fā)火,他自己安插的人里頭竟然出了叛徒,亦輕聲不是沒(méi)有教過(guò)他,用人不論這個(gè)人有多卑微都要將那人的家底查個(gè)清楚,他卻是大意了。

    發(fā)完火,李淮又開(kāi)始道歉。

    柳清明這個(gè)人精明又狠戾,就算一時(shí)讓人鉆了空子,他也可以挽回局面。

    李淮知道自己在惱的不過(guò)是自身的愚蠢。

    永安侯府那邊,洛烏沒(méi)有說(shuō)自己找到了藥卻讓皇帝吃了,他不想亦輕聲和李淮之間有任何的嫌隙,這二人一路走來(lái),互相扶持,他看在眼底,也清楚李淮是沒(méi)得選,有萬(wàn)般的不得已和無(wú)奈。

    亦輕聲一直沒(méi)有醒過(guò)來(lái)。

    無(wú)人知道,他困在痛苦中,困在自己的夢(mèng)魘中。

    亦輕聲昏迷不醒三日有余,李峙才得了消息,直守到今日,也沒(méi)見(jiàn)亦輕聲有醒過(guò)來(lái)的跡象。

    “我查過(guò)了,你從南疆回來(lái),剛入城便讓二哥的人請去了宮內,你說(shuō)你沒(méi)有帶回來(lái)藥,是假的吧?”李峙咬牙切齒著(zhù),他不敢信。

    洛烏無(wú)法回答李峙,他決不能說(shuō)。

    “一定有別的辦法可以救世子!甭鍨踉(jīng)無(wú)比相信自己的醫術(shù),而此刻,他的話(huà)里聽(tīng)不到一點(diǎn)自信。

    李峙知道在洛烏這里問(wèn)不出來(lái)什么,于是進(jìn)了宮。這些天他忍夠了,他一點(diǎn)也不關(guān)心太子出逃,林祀帶兵直奔京都而來(lái)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,他只想救亦輕聲。

    為此,李峙可以和李淮鬧翻。

    李峙氣勢洶洶闖入明華殿時(shí),李淮便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不救他?藥在你這里吧!”李峙怎么都沒(méi)想到,李淮會(huì )過(guò)河拆橋,他不顧侍衛阻攔,幾步上前,兩手一抓將李淮從座位上提起來(lái),“難道這些年你表現出來(lái)的都是假的嗎?好不容易你坐上這個(gè)位置了,你卻要他死?李淮,把藥給我!”

    從前滿(mǎn)京都都在傳李淮喜歡亦輕聲,李峙不是不在意,他只是不敢說(shuō),不敢爭。他從來(lái)都覺(jué)得自己本該是會(huì )死的,他是茍活下來(lái)的人,是生活在黑暗里不能以真面目示人的存在,拿什么去爭。

    現在李峙后悔了。

    李淮不敢面對李峙,撇過(guò)頭,聲音喑啞,“藥已經(jīng)沒(méi)了!

    李峙氣急,“你說(shuō)什么?什么叫藥沒(méi)了?”

    等李淮告知事情原委,李峙才發(fā)現自己誤會(huì )了他,隨后便是陷入了深切的絕望之中!奥鍨跽f(shuō),輕聲很可能再也無(wú)法醒過(guò)來(lái)!

    李淮沉默不語(yǔ),雙目紅盡。

    一月余,林祀與程思帶著(zhù)十萬(wàn)大軍直入京都,迎回了藏匿的廢太子,聲稱(chēng)要清君側的時(shí)候,亦輕聲和李峙并不在京城。

    蓬萊仙山并非誰(shuí)都能有機會(huì )尋到,亦輕聲本來(lái)就沒(méi)抱希望,當初永安侯只是偶然得了機遇上去,之后皇帝再派人都是有去無(wú)回,可現在他必須嘗試一次。

    出海的大船在第五日遇到了暴風(fēng)雨,迷失了方向,船上的人大多不安。

    洛烏時(shí)刻守著(zhù)亦輕聲,他冒險動(dòng)用秘法把亦輕聲弄醒,又不斷用藥吊著(zhù)亦輕聲一口氣,永安侯安排人將他們一路送到東海,李峙也跟著(zhù),既怕亦輕聲死在自己面前,又怕自己連亦輕聲最后一面都錯過(guò)。

    亦輕聲很早之前就想過(guò)來(lái)蓬萊,研究過(guò)永安侯曾經(jīng)出海時(shí)的航路圖,又有星盤(pán)指路,很快找回了正確的路。

    在海上迷霧之中,終于出現那傳說(shuō)中的仙山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欣喜的瞬間,船底一陣震蕩,突然間,海面出現巨大的漩渦,有巨物張開(kāi)嘴,一口將船吞入。

    這一刻,亦輕聲竟然沒(méi)有感到絕望,只是在后悔,他不該帶著(zhù)李峙和洛烏一起來(lái),他的命本來(lái)就已經(jīng)到了盡頭,現在還牽連了朋友,強烈的自責讓他再次昏死過(guò)去。

    這一次,不再醒來(lái)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事實(shí)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再睜開(kāi)眼的時(shí)候,亦輕聲覺(jué)得自己到了地府,只是這地方,比想象中的要溫暖許多,甚至還有美人守在身旁。

    這個(gè)世界上,亦輕聲覺(jué)得好看的人不多。

    他喜歡李淮的臉,更讓人欣喜的是,這樣的臉有兩張。

    李淮和李峙是雙生子,便是放在尋常人家,雙生子視為不祥,更何況是皇家,云妃為了保住李峙,犧牲了別人的命,給了李峙新的身份,大火讓他戴著(zhù)面具,掩去面目有了合適的理由。

    亦輕聲還沒(méi)開(kāi)口,被美人猛地環(huán)抱住,或許是害怕再次失去,稍微有些用力。

    “你這是到地獄來(lái)陪我了?”他這樣的人,活該下十八層地獄的。

    “我沒(méi)死,你也還活著(zhù)!崩钪湃嘀(zhù)亦輕聲的后腦勺,切切實(shí)實(shí)的體溫讓他心安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聞聲,李峙松開(kāi)了手,二人尋著(zhù)那咳嗽聲望去,門(mén)口站定的是個(gè)與亦輕聲有七八分相似的女人,衣袂飄飄,似有仙氣環(huán)繞。

    一時(shí)之間,亦輕聲整愣住。

    “我們落入海底之后,醒來(lái)便在蓬萊仙島,她認出了你,還為你醫治了!崩钪旁谂越忉尩。

    女人的手里端著(zhù)藥,緩步到了亦輕聲的身邊,“許多年不曾見(jiàn)你,幸好你回來(lái)了!迸藢⑺幏畔,伸手撫上亦輕聲的臉,亦輕聲并沒(méi)有躲,他仍沉浸在驚喜中,他不知道該如何呼喚眼前的人,又害怕自己是認錯了人。

    “當年我犯下大忌,看上了你爹,有了你,無(wú)論我怎么哀求,我的師父都不允許我留下你,我只能將你送到你爹身邊,這么多年,你可曾怨恨過(guò)我?”女人說(shuō)著(zhù),紅了眼眶。

    “我以為我在做夢(mèng)!币噍p聲開(kāi)口,哽咽不已。

    李峙識趣的很,轉身便走,給二人留下足夠的空間交談。

    這些時(shí)日并不見(jiàn)洛烏,人倒是沒(méi)什么事,只不過(guò)是對蓬萊仙境的高超醫術(shù)折服,跟著(zhù)學(xué)醫去了,嘴里還念叨著(zhù)想永遠留在這里。

    重逢的喜悅之后是平靜,亦輕聲終于可以繼續活下去,京城的消息他一點(diǎn)都無(wú)法收到,心里遲遲放不下。

    “你若是想回去,我不強求!便鲂,亦輕聲的母親,蓬萊仙境如今的掌權人,在她的細心調理下,亦輕聲的身體好了很多,只要將來(lái)亦輕聲好好修養,心脈不會(huì )再出任何問(wèn)題。

    “這里很好,有您,但是……”亦輕聲想了想,京城的安排應當是沒(méi)有疏漏,有李淮,有永安侯,還有賀延,他早就謀劃好了一切,便不該再去煩憂(yōu),“不,沒(méi)有但是,我決定留下……李峙和洛烏都能留下嗎?”

    蓬萊仙境不留外人,這是一貫的規矩。

    不過(guò)這規矩在泠邪成為掌權人之后就打破了,她收留了許多無(wú)家可歸的人。

    “當然可以!

    泠邪順著(zhù)亦輕聲的目光看去,李峙總是守在不遠處,停留在亦輕聲的視線(xiàn)之內,她看得清二人之間的情感,說(shuō)不上開(kāi)心,但是不會(huì )阻攔。

    來(lái)年桃花盛開(kāi),一樹(shù)夭夭,亦輕聲的精氣神比之前好了不少,人也活潑起來(lái),上山下海,偶爾乘船到東海邊上的小村子里跟著(zhù)洛烏行醫,也知曉了京城那邊已經(jīng)安定下來(lái)。

    歲月靜好,浮酒一杯,醉在李峙的懷里,李峙也不說(shuō)什么,他樂(lè )意陪著(zhù)亦輕聲,做什么都可以。